[3]第3章 抢劫

[3]第3章 抢劫

我不明白徐老师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屑,班上成绩差的又不止我一个,我虽然成绩不好,但平常英语成绩却不是垫底的,一次普通测试,我拿了个低分,她至于这般羞辱我吗?我怀疑她这几天是不是大姨妈来了。

我本来想用她发给我的那些照片去威胁她,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这对我来说于事无补,反而会暴露了我的另外一个身份,以后就没得玩了,得不偿失。

我在教室外面整整站了两节课,下课后,徐老师经过我的身边,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后,冷笑一声就扭着翘臀走了,因为这个事,同学们给我起了个绰号,叫我陈八分,整整一天我都闷闷不乐。

倒不是我不想认真学习,只是我落下的功课太多了,想学也是有心无力。

下午放学回家后,我正打算找徐老师聊天,我妈也下班回来了,让我换身衣服跟她出去吃饭。

我有些诧异,我家并不富裕,全靠我妈一个人工作赚钱,她平常买菜都是挑便宜的,基本上从来不下馆子吃饭,怎么突然要出去吃饭了。

我妈这才说是我大舅请客,今天是他生日。想起我大舅那一家人,我心里就有些膈应,不太愿意去,我妈却说:“你要是不去,你大舅又该借题发挥说你不懂规矩了。”

我小声说,他啥时候夸过我吗?不过我还是乖乖换了一身衣服跟我妈出门去了。

到了大舅订餐的酒店,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啊,我还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饭呢,进了包厢后,全家人都到齐了,我刚坐下,就听见外公冷哼一声,黑着脸说我妈:“你懂不懂规矩?让全家人眼巴巴的等你们母子,每次都是最后才到。”

我妈连忙道歉说路上有点堵车,大舅妈笑着说:“对啊,人家素素母子是挤公交车来的,晚一点也没事。不过以后你们还是打车吧,别舍不得这点钱,实在不行,我把车费给你们报销了呗,让大家一直等着的确不好。”

大舅妈这话里的冷嘲热讽谁都听得懂,我妈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,我心里却特别难受。都是因为我和我那个该死的爸爸,我妈才会在家里毫无地位,遭受白眼。

我妈当初爱上一个男人,不顾家里的反对死活都要跟他在一起,后来未婚先育,那男的竟然丢下我妈就跑了,外公是个爱面子的人,气得把我妈从家里赶了出来,好几年都没有来往,直到最近几年关系才稍微缓和一点。

从小我就被人嘲笑是野种,我曾经也哭着问我妈,我爸到底是谁,去哪儿了。她却什么都不告诉我,偷偷躲起来哭,后来我也不问了,我怕她伤心,心里恨着我那个没见过面的爸爸。

恨他辜负了我妈,恨他无情抛弃了我母子俩。这十多年,我妈吃了多少苦头,遭受了白眼和嘲笑,全都是他一手造成的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我生性有些怯懦,总是被人欺负,习惯了逆来顺受,连学习成绩也不好,我有时候也挺恨自己的。

外婆这时候也开口说:“素素啊,不是当妈的说你,当年要不是你一意孤行,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?”

我妈低着头不说话,外公黑着脸颇有威严,我心里虽然不忿,可也不敢插嘴。还好这时候我小姨笑着打圆场说:“今天是大哥生日,赶紧切蛋糕吧,咱们一家人也难得聚在一起吃饭,不提这些不开心的陈年旧事。”

他们这一家人,也只有小姨对我们另眼相看,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,她也冲我眨了眨眼,显得有些俏皮。

这一顿饭我吃得并不开心,倒是大舅时不时的炫耀一下自己又谈成了几笔生意,炒股也赚了不少,大舅妈也趁机说她女儿这次拿了全市英语大赛第三名,让外公和外婆笑得合不拢嘴。

外公说:“梦琪的成绩,考个名牌大学是肯定没问题了,我老陈家要是能出个女状元,也算是光宗耀祖了。”

我这位表姐的确是厉害,不仅人长得漂亮,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之一,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,追求她的男生比比皆是。

跟她相比,我就有些自惭形秽了,抬不起头来。

大舅妈话锋一转对我说:“小枫,我听说你的成绩好像不咋样啊,要多努力哟,你妈赚钱供你读书也不容易。”

我心里恨得牙根直痒痒,暗骂她分明就是挤兑我,让我出丑啊。我低着头嗯了一声,表姐陈梦琪笑着说:“他也挺厉害的,我听说最近英语测试,他考了8分,被老师撵出教室罚站,还有同学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什么陈八分。”

我这表姐向来眼高于顶,一点都瞧不起我,以前还暗中叫一些男生来欺负过我,我对她同样没有一丁点好感。

大舅妈阴阳怪气的说:“哟,才考了8分啊,我可知道你们的试卷足足有150分呢,一般人还真拿不到这个分数。素素啊,不是当嫂子的说你,你可得好好管教一下他,再这么下去,他以后怎么在社会上立足?丢了我陈家的脸不说,你这一辈子的心血算是白费了。”

果然外公一听这话,气得吹胡子瞪眼,一巴掌拍在饭桌上骂道:“烂泥扶不上墙啊!丢人现眼的东西,你说你活着有什么意义?你到底能不能有点志气?”

我虽有满腔怒火,却不敢说一句话辩解。我妈连忙说:“爸,你别生气,我以后一定好好督促他学习。”

外公吼道:“别叫我爸,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,也没有他这种丢人现眼的外孙。”

大舅妈和表姐在一旁得意的笑着看我母子俩的笑话,只有小姨赶紧去安抚老爷子。外公把我妈骂得狗血淋头,我都听不下去了。表姐说:“表弟啊,你也太不争气了。你不知道爷爷有高血压吗?要是被你气出个三长两短来,我看你咋办?还不跪下来认错?”

我心里本来就憋着一股火,我固然成绩差,可要不是她故意拿出来说,外公至于气成这个样子吗?明明都是亲人,可他们这一家人却处处针对我们母子,处处让我们难堪。

我自己无所谓,可我却不愿看到我妈被这般羞辱。

一股怒火直冲脑门,我对陈梦琪吼道:“你闭嘴!我争不争气关你什么事?”

表姐愣了一下,估计是没想到一直逆来顺受的我,怎么会对她发脾气。她立马对外公撒着娇说:“爷爷,你看他这是什么态度,我们都是为了他好啊,他还反而骂我,难道姑姑平常都没有教育过他吗?”

大舅妈也赶紧在一旁添油加醋,外公指着我妈骂道:“看看,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,做错了事还敢顶嘴!”

外公说着,竟然抓起桌上的一个盘子就砸我妈身上,我妈也没有闪躲,被砸得闷哼了一声,身上弄满了油渍和剩菜。

我都快要气炸了,流着眼泪吼道:“都是我的错,您要打就打我,不关我妈的事。”

外公气得大骂:“你以为我不敢吗?你这个小野种,还敢在我面前横!”

外公又抓起一个盘子要朝我砸过来,幸好小姨眼疾手快,及时拦住了他,不断给我使眼色,让我少说两句。小姨说:“爸,小枫还是个孩子,有口无心的,您别跟他置气。”

表姐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:“我看有些人就是故意的吧。”

外公怒吼道:“滚!给我滚,以后再也别想踏进我陈家的门。”

好好的一顿饭局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我妈对外公说:“爸,您保重身体。”然后拉着我的手就往外面走,我听见大舅妈在背后说:“素素真是太宠溺她这个儿子了,我们都是为了他好啊,怎么一点都不领情呢。”

我妈一身脏兮兮的拉着我走出了酒店,我悄悄擦干了眼泪,这辈子,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。我开口说:“妈,对不起,都是我没用,让您受苦了。”

我妈眼圈红红的,但却对我露出了微笑,摸了摸我的脑袋说:“傻儿子,你有什么错。学习成绩不好难道就是犯错吗?这天底下学习不好的人多了去,妈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,别的什么也不奢求。”

听了这话,我只觉得鼻子发酸,很想大哭一场。不管别人有多嫌弃我,只有她,从来没有一句怨言。为了我,这些年,她真是吃尽了苦头,我一辈子都难以报答。

我们正要离开的时候,小姨跟着追了出来关切的问我妈有没有事,我妈摇了摇头,小姨说:“爸就是个火爆脾气,一辈子要面子,过几天气消了就好,姐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我妈点了点头,小姨说:“姐,你身上都弄脏了,也别去挤车了,让小枫骑我的摩托车跟你回去,然后再把车骑到我住的地方,我正好有些话想跟他说。”

我戴上头盔,骑着小姨的摩托车跟我妈一起回了家,一路上我心里都不是个滋味,暗自发誓将来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来,否则对不起她。

临出门的时候,我妈再三叮嘱我骑车慢一点,我心里也在琢磨,小姨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的,还得让我去她家一趟。不过对于小姨,我是很相信的,她不会害我,从小到大,她都对我极好,没把我当外人看,这也许跟她的身份也有关系吧。

我的白富美老师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