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7009]第7012章 服气

[7009]第7012章 服气

几乎所有学生在叶谦身影消失的那一刻重重地吐了口气。

左侧将臣门修炼者子弟们欢快地围在白非礼身边,兴高彩烈地询头问明天在哪里集合。

他们要一血中午之耻。

右侧的伴读书童子们则个个愁眉苦脸地望着自个儿主子的脸蛋。

他们一边收拾物什,心里想着回去怎么和府里的管事扯皮。

当刘奉天不紧不慢地将书笔等学习物什全部收进自己的书袋时,白非礼也将那些将臣门修炼者子弟全部安排好,将他的伴读书童打发回去。

空无一人的学堂中,白非礼的屁股很放肆的坐到云开的桌几上,一巴掌拍在刘奉天削瘦的肩膀,眉飞色舞地道:”谢了!还好有你,要不这回我就惨了!”

云开不以为意地笑道:”谢什么!就算没我,先生也不会把你怎么着!”

白非礼得意道:”那是,我也是想明白了,打就打呗!公子我天天打人天天被打,不差他那几下;罚公子我抄书吧家里多得是笔筒子,字写得比公子我亲写的还真;告诉我们家老爷子又没用,不然他何必把我塞过来,还不是眼不见为净!”

说着,白非礼抓抓头发,皱眉道: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一见他公子我就怵,见他生气心跳得那叫一个活泛,腿抖得那叫一个欢快,停都停不住,实再太诡异了……”

“是么!呵呵……”刘奉天笑着说,有意打断白非礼的话。关于对叶先生的评价,白非礼已经说过好多次,接下来的话并不怎么好听,能不听还是不听的,毕竟那是叶先生!

“叶先生是有本事的!”刘奉天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,懂就是懂,不懂,刘奉天也懒得多说。

白非礼跳下桌几,一把抓过云开的书袋,道:”有个屁本事,四品炼丹师而已,不是咱们和后卿门开战好几年,他算哪根葱!收拾好了就走吧,这地儿我是一点也不想呆,忒难受!”

说着,白非礼迫不及待地跑出学堂,朝仍在后面磨蹭的刘奉天嚷道,“快点,每次都这么慢,赶紧去见了素素,然后去怀玉书舍,估计那里的小娘子都要等急了!”

“白非礼,你这是要去怀玉书舍?”

去而复返的叶谦黑着脸出现在门口,等着眼一脸不善地凶看着白非礼。

颇有种当年在老家,班主任听到学生要结伴去网吧的既视感,但现在要更严重点,因为那是怀玉书舍。

怀玉书舍,叶谦已经来无垢城好几天,名为书舍,但其实是个类似青楼的娱乐场所,说书唱曲跳舞之类的娱乐都有,他都没有去过。

现在他的学生,一群小屁孩,鸟有没有长毛都是两说,居然敢去哪里,真是岂有此理!

“没有!”白非礼下意识的否认,然后直接开溜:“先生您听错了,我这是要回家了,先生明天见!”

他没有从门口走,因为叶谦正堵在门口,直接翻床离开,仿佛见了猫的老鼠。

叶谦没有阻拦,似笑非笑地看着刘奉天,不,其实是刘伐天。

一般来说,白天肉身属于刘伐天,夜晚肉身属于刘奉天,虽然他们都是同一人,但还是有些区别的。

“先生!”刘伐天很乖地叫了一声,自从他知道叶谦能够救他以后,对叶谦的态度,可谓恭敬到无法再恭敬的地步。

“去过怀玉书舍?”叶谦似笑非笑地问道,要知道刘伐天这群小屁孩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,居然都是老司机,啧啧,果然修仙大法好!

“是!”刘伐天脸色微红,解释道:“就是去看看戏听听曲,没干别的!”

“前面带路!”叶谦道,他其实老早就想去了,但一个人去太过无聊,现在先生领着学生逛青楼,还是个小屁孩,啧啧,叶谦感觉自己节操也是越来越低了。

反正不是他叶谦带坏的,其实应该反过来说,老司机刘伐天带他这个菜鸟去见见世面。

虽说两人年纪差的有点多,说出去没人信,但这是实话啊!

大实话!

刘伐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叶谦,见他一脸认真,很是无语,倒是没多说什么,收拾好,就在前面引路,带着叶谦前往怀玉书舍,不自觉地走过无垢城内城与外城的分界处。

说是分界处,其实也不过是一道礼仪门坊,据说曾经有过什么典故,但刘伐天并不知道,只是每次跨过这道门坊,刘伐天的脑中都会产生明显的反差。

外城凡人居多,所以热闹,内城几乎都是修炼者,人少,而且拘束多。

叶谦乍一置身外城,太大的反差明显让他颇不适应,他这段时间不是在外城蒙学堂里窝着,就是在租住的宅子宅着,都还没来过内城。

叶谦看看没什么生气的内城,再看看热闹非凡的外城,嘴角露出一抹嘲讽,喃喃自语道:”一门之差,两个世界啊……”

刘伐天苦涩地笑笑,没说什么,两人距离这么近,但他的命就掌握在身边这人的手中,全看人家乐不乐意救,何尝不是如此!

“你们每天下学了就是去怀玉书舍玩?”叶谦好奇的问道,他的人生里,可从没有过如此年少清闲的时候,谈不上多羡慕,但确实是不一样的人生。

“不是,今天是小子的生辰,十二年前的今天,老爷将小子抱来将臣门,六岁上蒙学,认识白非礼后,每年生辰,就与他,还有素素大小姐一起过,平时有空的话,也会在离这两条街的柳沁湖那边玩耍段时间再回去!”刘伐天道。

“怪不得白非礼那小子说先去找素素!”叶谦恍然,看了下旁边的酒楼,对刘伐天说道,“倒是我扰了你的好事,去柳沁湖吧!”

叶谦的神魂已经感应到,两条街外的柳沁湖边,刘素素和白非礼相聚在湖中水榭凉亭中。

“那小子先去见一面,今天怀玉书舍有节目,等回来再与先生过去!”刘伐天毕恭毕敬道,他虽然很想一直在叶谦身边,但今天特殊,他确实想和素素大小姐还有白非礼一起过,哪怕只是简单见一面也好。

“不用了,去吧!”叶谦挥挥手,没再去管刘伐天,走进酒楼,在二楼靠窗的桌子落座,点了些小菜,神魂随着刘伐天往柳沁湖那边去了。

不得不说,叶谦其实还是有点羡慕刘伐天他们,他虽然外表看着年轻,但这些年经历过的各种世界加起来,岁数还真不好算,毕竟各个世界时间轴不太一致。

但强行舔着脸装嫩,说自己没多大,叶谦脸皮也没那么厚。

叶谦羡慕的,是青春,他在老家的时候,脑子里都还没青春这个词,就已经错过青春。

现在回头看看小屁孩,啧啧,不是滋味!

柳沁湖是一处四面环种着柳树的小湖,名曰柳沁湖,在无垢城也算是数得着的景致。

湖中四季常开不败的青莲在寒风中傲然开放,这里是内城,人不多,这会儿湖边根本看不到人影,更不说来赏荷的人。

刘伐天猫着腰,柳沁湖穿过柳墙,默契地走向湖上某个供游人赏游或是送别的折柳水榭。

水榭尽头的凉亭中,一个穿着一身绣有青莲的雪白襦裙,清婉如湖中青莲的女孩正端坐在石凳上,专心致志地煮着茶,正是素素。

素素旁边,正是白非礼。

石桌上,放着一套茶具和一管洞萧,另两个无人的石座上分别放着五弦古琴和七尺长剑。

“那个老古板跟你说啥了?”白非礼挤眉弄眼地问刘伐天道。

隔着两条街的叶谦,闻言嘴角一抽,不用说,这个老古板就是称呼他叶某人的,上次果然还是打的轻了,这熊孩子,下次找个理由,打得他妈都认不出来。

“别这么说叶先生,他没说什么!”

刘伐天没好气地说道,旋即想旁边的少女打招呼:“素素姐!”

淡淡地打过招呼,刘伐天抱起古琴坐了下来。而一向活泛的白非礼稍显拘紧地唤了声:“素素姐……”,这才拿起剑,老实有礼地入坐。

素素仿佛未曾听见,仍一丝不动地专注着炉上的茶水。似乎知道会是这样,两人极为无奈地看了对方一眼,茶水连丝热气都没,很明显才上炉没多久。

刘伐天蹙眉道,“我们先练着!”

“不好吧!”白非礼偷偷看看素素,没说话,却挤眉弄眼地用目光反对着刘伐天地提意。

“随你!”刘伐天甩下句话,径自抱着古琴起身,向三步外的水榭依栏走去,一步两步,随着脚步的迈开,刘伐天的身形越来越轻,仿佛随时都能飘起来。

最终,在第三步,刘伐天腾空,脚尖点在水榭依栏上,如同经烟般冉冉升起,等升到高出水榭许些,刘奉天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,徐徐落在水榭凉亭的亭顶。

他毕竟是入了道的,哪怕不能前行,但还是有点本事在身。

盘坐在亭顶,刘伐天如常地打开古琴地暗格,取出一应笔墨纸砚,支起笔架画架,也不见云开研墨,转腕运笔之下幻出道道七彩光带。

白非礼苦笑着看看素素,叹息地摇摇头,低头抚摸着这柄名为寒星的长剑,无声地笑了。

白非礼倒持着这柄比他还长的寒星剑,轻步移出凉亭。

叶谦饶有兴致地偷窥着一切,寻常修炼者的少年时光就是这么消磨的么,有意思……

超级兵王叶谦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