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2]第二章 回眸一笑的抠鼻大汉【求推荐票,求收藏哇~】

[2]第二章 回眸一笑的抠鼻大汉【求推荐票,求收藏哇~】

三十九秒是什么概念?

在一级造梦师中,检测一张梦卡,能够达到三十九秒的都是颇为优秀的一撮人了。

不过苏扶没说,因为说了也没用,刘福摆明要聘用这位造梦师,造梦师的名头,足以抵消那一秒的差距。

说出来也没意义,可能会被当笑话,丢人现眼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苏扶懒得说。

中年人碾了烟,平复了下情绪。

刘福刚接手店铺,没了解过苏扶的水平,也不在意,但苏扶不是造梦师这点是肯定的。

苏扶做噩梦的事情,早就在店铺里传开了。

做噩梦的人,基本上难以成为造梦师,这是专家总结出来的结果。

“小苏啊……你也别为难刘叔了,这位张含大师可是大公司下来的造梦师,店里要跟他合作研发梦卡,所以……”

即使苏扶是店铺老人,他父亲很欣赏的员工,在苏扶和张含之中选择一个,刘福还是选择张含。

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张含是专业造梦师。

“好,我知道。”

苏扶点了点头,很平静。

“小苏啊,刘叔知道这样不对,所以会补偿你……”

刘福看着苏扶,叹了口气,他听说苏扶是个孤儿,生活里有难处。

不过,刘福也没有太纠结,他是商人,要做的就是将利益最大化,他既然接手了这家店铺,就要努力将这家店铺做大做强。

“谢了,刘叔,你把我的工资都兑换为等价的一级聚梦石吧。”

苏扶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开始收拾东西,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工作了好几年,说不舍,那是肯定的。

不过苏扶的性格不擅于表达情绪。

“好,刘叔这就去安排。”刘福笑了,脸上的皱纹都是堆叠了起来。

张含则是重新扒出一根烟,叼在嘴角。

苏扶收拾完东西,背着单肩包,皱起眉头,看了张含一眼。

他不喜欢烟味,不过这儿如今已经不属于他了,所以苏扶也懒得说什么。

刘福的效率很高,或许是因为觉得亏欠苏扶,毕竟苏扶工作好几年,而且是他爸信任的员工。

所以刘福特地挑拣了一些品质上好的聚梦石兑换给了苏扶。

苏扶一个月的工资,差不多是三千华币,一颗品质上佳的一级聚梦石,则是在一百一十华币左右。

刘福给苏扶准备了三十枚聚梦石,算是补偿苏扶,大家好聚好散。

抱着这些聚梦石,将原本办公室那枚“废石”也拿着,苏扶就这样悄悄的走出了小店。

虽然心头笼罩些许愁绪,但是这愁绪很快就散了。

今天是周末,苏扶也没有心情回学校。

抱着算是满载而归的三十枚聚梦石,回到了出租屋里。

哗啦一声。

零散的聚梦石散落在了床上,苏扶躺在上面。

拇指和食指捏着一块如琥珀一般的聚梦石。

这聚梦石呈橙黄色,里面有点点气泡一样的间隙,捏在手中,在灯光的照耀下似乎穿透着光,色彩斑斓,如梦似幻。

将聚梦石贴在额头上……仿佛要产生一股吸力,将他脑海中的画面给吸入其中。

这样子直接碰触聚梦石对脑神经伤害很大,需要通过专门制造梦卡的仪器来记录画面才是安全的。

不过,苏扶不是造梦师,想要将聚梦石制作成梦卡,有些困难。

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苏扶坐在了书桌前,桌上摆着一套工具,比起店铺中的那套要更精致一些。

这是苏扶花了一年积蓄购买的专业造梦师制造梦卡的仪器,为此他啃了好几个月的馒头加榨菜。

苏扶从小到大的梦想是成为一位造梦师,因为他的父母都是造梦师,或许是某种执念,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着。

取过一枚聚梦石。

将那如琥珀一般的聚梦石塞入了机器的凹槽内,接通电源,凹槽中的温度陡然升高。

将连接着机器的两片金属贴片贴在太阳穴的位置。

抓着一把金属刻刀,苏扶戴上眼镜,开始聚精会神的尝试。

凹槽将聚梦石融化,融化的液体顺着机械口,流淌到了一个方形的架子上,橙色的液体中间,则有一抹白色的液滴。

这台机器,是直接在聚梦石的基础上制造梦卡,越过了原卡的步骤。

主要是原卡价格从小店进货,比起聚梦石更贵,苏扶能省则省。

苏扶小心翼翼的抓着刻刀,刀尖点在了白色液体上,下一刻,手腕猛地一转,圆润的一勾挑将那白色的液滴给拉长,就仿佛咖啡拉花一样美妙。

勾挑的瞬间,刀尖就不能离开白色的液体,一旦离开,就会导致纹路不连接,整张梦卡彻底报废。

刻刀在不断的圆润旋转,聚梦石所化的液体也在快速的凝固。

白色的纹路,圆润修长,一气呵成,就像是淙淙流水,蜿蜒盘旋。

每一根线条的转角都是有一个顿住的转折,这是“阿托斯勾角技法”,苏扶十分喜欢使用的一种梦卡制作手法。

头皮微微有些发麻,苏扶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开始了……

苏扶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一凝,他打算构建一幅美女回眸的小梦境。

将脑海中构建的梦境画面导入绘制好纹路框架的梦卡内。

这是是制作梦卡最重要的一步,也是关键性的一步。

造梦师制作梦卡的过程是极度清醒的,必须细致入微,一点点的用神经笔触来描绘,稍有失误,就会使构造的世界毁于一旦。

但是使用梦卡,却是像做梦一样的神奇。

苏扶做了十年噩梦,神经被磨练的十分大条,这也是他难以成为造梦师的原因,他没有办法像造梦师那样细致入微的构建梦境世界。

打个比方,一位造梦师可以很细致很细微的描绘出美女,甚至美女嘴唇上口红的晶莹都能描绘清楚。

但让苏扶来,用力就会过猛……本来想描绘个美女,最后会变为嘴唇上鲜血淋漓,时不时喷口水的丑陋怪兽。

比如苏扶手中此刻正在导入的画面……

原本应该是美女回眸,但是画面一顿,那美女转过来……就变成了披头散发的抠鼻大汉,鼻毛还分叉的那种。

“我特么……”

苏扶甩了自己一巴掌。

嗤……

淡淡的黑气从仪器上冒腾了出来。

苏扶无力的靠在椅子上,将眼镜摘下。

“还是不行啊……”

苏扶搓了搓脸,平复下情绪,从盒子中将那没有打磨的废卡取出。

因为纹路框架跟导入的画面设定不符合,所以辛苦绘制的纹路直接糊成一团。

将废卡扔到书桌旁的垃圾桶中,仔细看,垃圾桶中已经堆积满了未曾打磨的废卡。

这么多的废卡,浪费的聚梦石也不是个小数目。

苏扶倒没有多么失望。

失败,已经让他麻木。

取出一颗聚梦石,继续尝试,他始终相信……勤能补拙。

做噩梦的人理论上并不是不能成为造梦师,他相信那一丝的机会!

窗外,烈日移动,阳光开始倾斜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夕阳的余晖顺着窗户投射了进来,拉起了一道长长的投影。

苏扶脸色发白,额头上满是汗珠……

三十块聚梦石,全部被他挥霍一空。

然而,收获却仅仅是更熟稔的梦卡纹路绘制手法。

苏扶揉了揉太阳穴,露出一抹苦笑,虽然梦境的导入没有丝毫进步,但是绘制手法的熟练,也是值得高兴的……

即使很微不足道。

聚梦石消耗完,书桌上,只剩下了一枚黑色的聚梦石,这是他父母的遗物。

趴书桌上小眯一会儿,苏扶鼾声渐起,制作梦卡很消耗精力,很容易让人陷入疲惫。

漆黑的画面飞速闪过,仿佛有白色的绒毛逐渐的蔓延,钻入苏扶的眼睛,鼻孔,嘴巴,耳孔之中,一股窒息感油然而生……

两道模糊的身形在远处并肩而立,麻木的朝着他招手……

呼!

苏扶猛地惊起。

又特么的做噩梦了……

苏扶揉了揉脸,窗外明月已经高高悬挂,忽然,他整个人一愣,看向了桌面。

书桌上,那颗黑色的聚梦石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奇异光芒。

造梦天师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