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431]第432章 拍卖大会(五)

[431]第432章 拍卖大会(五)

叶伟自从拍卖大会开始之后,就一直坐在监控室观看着过程。

瞧看见陆真一直没有动作,叶伟也是不禁怀疑了起来,难道陆真真的不懂古董?这打假大师之名竟是浪得虚名?

真是该死,亏他混迹商场这么多年,居然被忽悠成这样,肺都快气炸了!

就在这时,段宏让人将第七件拍卖品拿上来,有一个富商表示这是假画,还引出了陆真。

叶伟忽然间又不气了,他觉得也许不是自己被忽悠的,他怎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忽悠?于是立刻问旁边的一人,“你们的高仿货什么时候开始上的?”

“就是这一副啊,前面价格低的都是真的,如果这一副做成,那我们筹备这次拍卖会的费用就都赚回来了!”这人笑嘻嘻的道。

叶伟无语道:“真是不知者无谓,陆真都指出这画是假画了,你们居然还认为能成功,心也真是够大的!”

“哈哈,叶老你放心吧,这种情况我们早想过了,也准备了非常好的理由,不会有什么问题的,你等着看好戏吧!”这人哈哈笑道,诠释了什么叫做心大。

此时此刻。

在监控视频中,只见陆真缓缓站了起来。

陆真并不气富商大嘴巴,反正他也是要当场揭穿的,权当顺势而为。

“没错,这副画是假的这句话是我说的,因为它确实是假的!”陆真看着所有人说道。

段宏漠然一笑,问道:“你说这画是假的,有什么依据么?这里可不是让你空口贫嘴的地方!”

“当然有!”陆真道:“据我所说,三个月前国内南方一家拍卖行已拍卖了这副唐伯虎的真迹画,你们这不是假的,又是从哪里来的?”

“哦,原来你因此认为是假的,但我告诉你这事我也知道,不只我,现场有不少拍卖行的鉴定师朋友,他们也都知道,但他们都没有表态,就说明他们懂其中的门道,看你只是一个门外汉,别不懂装懂了!”段宏鄙夷的道。

“对呀,你都不懂这其中的门道,还在这里装什么装?”不少鉴定师附和道。

陆真不以为然的笑道:“你们说我是门外汉,我倒想见识一下什么是门内汉?”

“呵呵!”段宏冷笑一声,道:“看来你不见识一下是不会死心了,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!”

顿了一下,看向众人接道:“相信在场的许多人都知道,中华的水墨画在完画后都需要裱画师稍微加工一下,让其更有看相和卖相,换句话就是和现在给房屋装修的人差不多,只不过一个是给画装修,一个是给房屋装修。”

“而裱画师对国画的理解是我们所达不到的,在裱画师这一行里,有一门特殊的手艺,可以将一副国画一层层揭开。自从唐朝之后,造纸术有了进步,所用来作画的宣纸一般最少就可以揭开三层。只要将水洒在画表面,用小刀轻轻刮擦,很容易就能在不损伤画的情况下将宣纸的层数分开。之所以能揭开那么多层,一是因为顶级的作画大师作画时都是力透纸背,所以就算揭开三层,每一层也几乎一模一样;二就是宣纸的制造工艺,古人为达到了标准的作画要求,可是发明了一百多道工序来完善制造过程,这可与普通的纸张生产工艺完全不一样,也因为宣纸工艺的特殊性,使得宣纸质地绵韧,手感润柔,纸面平整,裱画师才能在宣纸上揭开那么多层。”

“换句话也就是说,这揭下来的每一层都是真迹!”

段宏看着陆真,不屑说道:“现在你知道了吧?不是有了第一副,其他的就一定是假的,重要的是要看笔迹,如果你想要,我还可以把揭下来的第三层拿给你看看!”

…………监控室内。

叶伟忍不住仰天长笑起来,“哈哈,这个理由果然妙,简直妙哉,连我都差点信了,这下陆真总不可能把之前那一副找过来对比是不是一张宣纸吧?”

“叶老,我就说吧,这个陆真只是浪得虚名,没什么本事的!”旁边的人鄙夷道。

…………

“我知道裱画师是存在的,我也知道裱画师中有人有这门手艺,但我还是想说你这副画是假的,因为你这副画即不是真画,也不是从真画上揭下来的,而是你们公司自己精心仿制的高仿画!”

听完段宏的话,陆真依旧肯定的道。

他虽然对裱画师这一行了解得不多,甚至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手艺。

不过别忘了,他可是有真实之眼与真实之心的男人,他不懂裱画,难道还能不懂别人说没说谎么?段宏的谎言根本瞒不过他,反而越说谎曝露的越多。

瞧见陆真有点难缠,段宏微微皱起了眉头,冷冷道:“你口口声声说这是假的,那你还有其他证据么?我都说了这是揭下来的真品,你铁了心就是不信,又不能拿出证据,那我可就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!”

“你刚才说鉴定画要看笔迹,那我们就来看看这是不是唐伯虎的真迹好了!”陆真提议道。

段宏在这么多人面前当然不可能拒绝,道:“一般来说,在拍卖场上是不允许鉴定的,你想鉴定也得拍下后再鉴定,不过这一次我破例你让试一次,但也仅此一次,我希望这次之后你别再胡搅蛮缠试图破坏这场拍卖会了!”

他讲话很有技巧,向众人暗示陆真是因利益而搞破坏的人。

而他之所以不怕陆真鉴定,那是认为陆真没有什么真本事,毕竟连裱画师都不知道的人,能对书画行业有多深的研究?

这样的人能鉴定出画的真假来才有鬼了!

陆真并不胆怯,径直淡漠的走到了拍卖台上,还毫不客气的借用了段宏的话筒。

与此同时,台下的富商们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盯着,他们一来是想确认这画的真假,二来是想看看陆真有什么本事?谁会被打脸?

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陆真给他们一种浪得虚名的感觉!

打假天王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