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432]第433章 拍卖大会(六)

[432]第433章 拍卖大会(六)

拍卖台上。

陆真迎着所有人的目光,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想看证据,那我们就来看一下这副画,看看它是不是唐伯虎的真迹?”

“唐伯虎作画一般很少注明年份,且画风变化没有固定规律,在古人画家中是比较难鉴定一位画家,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,唐伯虎的画风虽然变化无常,但在题材上却是有迹可循的,不同的题材画风笔迹完全不一样,不像别的画家有自己独特一致的风格。唐伯虎的一生主要画作类型有山水画、人物画、花鸟写意画等,而我们手中这副画就是一副山水画!”

“唐伯虎在山水画上的最大成就,莫过于他打破门户之见的画法,对南北画派、南宋院体及元代文人山水画兼收并蓄,主要学习了南宋李唐、刘松年的院体画法,兼学宋人笔法严谨雄浑、风骨奇峭的风格,同时又参合马远、夏圭的构图和笔墨技巧,并广泛地涉猎北宋李成、范宽、郭熙和元代的黄公望、王蒙诸位画家的一些特点,并融会贯通,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。他的画面布局严谨整饬,造型真实生动,山势雄峻,石质坚峭,皴法斧劈,笔法劲健,墨色淋漓,同时对自然山川有着亲身的体察和真实感受。”

“那么总体来说,唐伯虎在山水画上的画风其实是比较杂乱的,尤其是在自己的风格未完全成型之前,而这副赝品画上的山水虽说在故意模仿混杂的画风,可仔细一看,就可以看出来笔墨落点和一些线条的处理却是一致,这说明此画肯定是一个人画的,但为了画得更像唐伯虎的风格,所以他有意的模仿了各位画家的画法,可惜他并没有唐伯虎的那种功底,许多画法只学其形,自己的特点却保留在了其中,倒有点画虎反类犬的味道!”

“因此,仅从这一点上就可以判断这副画是假货无疑!”

说到这里,陆真把副推到了拍卖台边缘,更一步的说道:“如果诸位还是不信,我可把画上的细节指给大家看看。”手指指着副作上的山体,“大家可以看到这座山体的笔法是自上而下的,上细下粗,这说明绘画者在画时是从上往下下笔作画的,而山涧的河流也是依循着这种风格,前粗后细,所以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此赝品是一个人画的。”

“而我们刚才说过,唐伯虎学习了各大家的画法特点,在画水上,尤其是流动的河流,为了表现出流动感,所以唐伯虎故意选择自下而上起笔,从而就会形成笔线下粗上细的特点,这是考虑到了视角比例的,也符合我们刚才所说的,唐伯虎对自然山川都是有亲身体验与观察的,不过这些特点在这副赝品上并没有看到,虽说制作精良,足以以假乱真,但真的认真观察依旧难逃法眼!”

听到这里,仔细看着陆真指出来的细节,就算台下之人不是专业人士,但多少也看出一点明堂了,这才纷纷恍然大悟,原来这竟真的是一副假货!

“真是万万没想到,这副画是真的假画!”

“该死,之前拍卖的那几件不会也是假的吧?”

“这个很难说,总之我对这家公司的信任跌到谷底了,我刚才也拍下了一件,赶紧让人鉴定看看,不行就马上退货!”

“还找什么人呐,现场不是有现成的么?说到打假,谁能比陆真更厉害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现场的富商们纷纷议论起来。

而听着这些诽议之声,站在台上的段宏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!

他曾以为陆真没什么真本事的,然而却不想被打脸了,陆真竟能看到画上的这些细节,这可是非常专业的鉴定师才能看出来的。

他承认,这副赝品在制作时确实因为画法问题而处理粗糙了一些,因为没有人能学到那些画法的精髓。不过,他一开始想着一般人也不可能看出这些细节来的,所以就以为没事,没想到就因为这一点疏忽,现在被陆真当场揭穿,真是尴尬到了极点!

他也开始有些后悔,早知道听叶伟的话就好了,说到底还是太自信了,现在回不了头了!

叶伟并不懂国画,听到陆真的话只觉不明觉厉,他刚想询问旁边刚才自信满满吹牛的那个人,却见那人的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,看来他是不用问了,这情况已经说明一切了,这也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陆真打假的过程,对陆真的实力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!

“陆真,麻烦你帮我看看我刚才拍的东西是不是假的?”

与此同时,现场不少人向陆真求助,陆真大方的笑道:“诸位放心吧,刚才前几件物品都是真的,身为打假大师,我当然不可能放任假货在自己面前放肆!”

听到这里的回答,现场之人这才放下心来。

陆真看着段宏冷笑道:“段经理,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的?你还不肯承认这是假画么?”

“哼,这只是你一个的偏面之词,你又不是鉴定师,不如问问现场的这些鉴定师,我们可是请他们鉴定过的,你与他们意见相背,你说我该相信你还是相信他们?”段宏还不肯死心,又找了新的借口。

而随着他的话,现场果然有好几位鉴定师站了起来。

其中有两位陆真还特别熟悉,之前在叶群的山庄内见过一面的鉴定师林立和王弦。

他们都纷纷表态,自己鉴定过这副画是真的,绝不像陆真所说的那样是假的,唐伯虎当初在画这副画时就是用的这样的笔法。

瞧见有七八位鉴定师都站出来证明,现场之人又开始动摇了,难道是真的?

因为这几位都是各大拍卖行的鉴定师,有一定资历的,他们说的话应该信得过的!

“看来你还是不肯死心啊!”陆真平静的看着现场的这一幕,淡漠道:“不过,你可能是忘了,我是打假大师,任何虚假的手段在我面前都没有作用,而你们明显是提前串通好的,以为我看不出来么?”

打假天王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