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433]第434章 拍卖大会(七)

[433]第434章 拍卖大会(七)

这一下,段宏才是真正的慌了。

如果说先前陆真看出画上的细节,倒还说得过去,可如今竟能看穿他们是串通好的,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!

难道这个陆真真的是无所不知么?

“一看你就是胡言乱语的,现场在座的鉴定师都是有身份的,怎么可能会与人串通做假?你怎么不说我们与唐伯虎串通好了呢?”段宏还是不信,立即冷漠反驳。

陆真冷漠一笑,道:“我都已说到这份上了,你还死鸭子嘴硬,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!”

“哼!”段宏冷哼道:“我看你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你所说的话完全就是意淫,搞得好像唐伯虎作画时你在旁边一样,你怎么知道他当时用的什么笔法作画?我们请的鉴定师你说是串通好的,又有何证据?”

说实话,陆真确实还没有证据。

他也是刚才才从段宏的谎言中读到这些有用的情报,因为时间过短,他来不及去收集证据,如今只能从现场之人下手了。

也就是说,只要让现场的鉴定师承认就行了!

于是乎,陆真的目光径直看向了林立和王弦,这两人察觉陆真的目光,下意识的避开了。

见状,陆真心中更有底了,嘴角微微一翘,笑道:“林立、王弦,我们怕是有好久没见了吧?”

“有了有了,大概半年了吧!”林立和王弦可是见识过陆真的本事的,内心相当忐忑,如果有可能,他们还真不愿意站出来,默默当一个观众就好。

陆真声音渐渐冷冽起来,像刺骨的寒风:“是啊,才半年没想到你们就堕落至此了,亏你们当初还想拉我入行,如果我真跟你们做了鉴定师,只怕现在就要身败名裂了,而你们对得起自己的头衔么?”

“陆真,你在说什么我们根本听不懂!”林立和王弦有些尴尬的道。

陆真淡漠的看了一眼,缓缓道:“听不懂是么?那我就再说清楚一点,你们没有守住鉴定师的尊严,为了钱而与美阳公司同流合污,为这副假画做假鉴定!”

“当然,我知道你们除了钱之外,还被美阳公司的人威胁了,所以才不得不配合的,但如今有我在场,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,你们如果还有一点点良知与勇气,那就站出来反抗美阳公司!”

陆真最后这一番话才是要了亲命了!

因为陆真知道的内幕太过仔细了,连这种事都知道,就好像亲眼看见一样,给林立和王弦,以及段宏的震撼都太强了!

尤其是林立和王弦,他们甚至觉得与陆真做对根本没有胜算!

再加上他们本来就不是很想做这种事,如今陆真又说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,唯一的顾虑消失了,使得他们的心中产生了策反的念头。

“陆真,你真的能保证我们的安全么?”林立有些紧张的确认道。

陆真还没来得及回答,段宏就突然雷霆喝斥道:“林立、王弦,我劝你们最好认真的考虑一下……”

“老子最tm讨厌别人在我耳边乱吼了!”

段宏的话还未说完,陆真突然就是一拳击出,重重的打在段宏肚子上,痛得后者跪倒在地,五官扭曲,眼泪都挤出来了!

陆真却若无其事的接着道:“林立、王弦,你们的担忧现在应该没有了吧?”

行动当然比语言的回答更有震撼力,林立和王弦当即就放心了,连忙道:“没有了没有了,我们愿意站出来揭露段宏,就是他威胁我们给假画做证的,这副唐伯虎的画根本就是假画,陆真之前说的鉴定方法是正确的!”

“陆真,你也要保证我们的安全,我们也愿意站出来做证!”

“陆真你一定要保证我们的安全,我们都是被段宏逼的,我们并不想这样做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这一次,不等陆真再开口,其余的鉴定师就纷纷主动反水,当场揭露段宏的阴谋。

因为有林立和王弦打头阵,再加上陆真直接动手的举动给了他们不少的信心,使得他们敢于站出来揭发真相!

这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,现场彻底的炸开了锅,富商们言辞激烈的声讨起来。

“草,这下应该没有剧情再反转了吧?段宏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解释!”

“我以后不会再买你们公司任何的东西了,真是把我们当成傻子耍么?”

“亏我之前那么信任你们,还从你们公司买了不少的古董,现在看来我都需要重新鉴定一遍才行了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面对众人的指责,段宏冷冷的抬起了头。

他的脸上与眼睛里还有痛苦之意,可见陆真的这一拳非同一般,不过他却强压着这种痛楚,咬牙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们想要解释?你们以为陆真真能保你们?陆真,你又以为你真的可以为所欲为?现在我就统一给你们答案!”

说话间,他含带杀意的目光一一扫过现场富商、鉴定师、陆真!

陆真淡漠一笑,不屑的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呵呵,你们别忘了这是在我的游轮之上,我想干什么都可以!”段宏恼羞成怒,决定鱼死网破:“我本来只是想圈一点钱就算了,但你们既然不愿意配合,那就没办法了。为了这一场拍卖大会,我准备了很多,绝不可能血本无归,只能从你们身上捞一点回来了!”

“这样说来,你是打算抢钱咯?”陆真轻蔑的一笑。

段宏对陆真有点阴影,害怕的后退几步,冷冷道:“不是抢,是勒索,我要你们在场所有人的全部财富!”

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,反正都已到了这一步,抢钱了是犯法,还不如直接绑架勒索,弄到现场之人全部的财富,他就可以隐姓埋名好好的享受下半生了!

“看来你是早就打算好了拍卖不成,就勒索是吧?”陆真的眼神慢慢冷冽起来。

段宏脸色狠厉,咬牙道:“我本来并没有这样想过的,这是你逼我的,是你们逼我的,让老子下不来台,老子就一不做二不休!”

打假天王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