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272]【272】为何要来找我?

[272]【272】为何要来找我?

如果他们成功了,那自己的纸条一定会被压在下面,到时候对方何年马月才能会想到她!

正当顾茜茜心中不安之时,巧的是,上课铃声响了,而且伴随着铃声,他们授课老师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外。

顿时,所有蠢蠢欲动的同学只能收回了自己的步伐,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座位上。

真是天助我也!

顾茜茜眼神一亮,默默的牵起了嘴角,得意的坐了下去。

这位授课老师显然也是提前收到了嘱咐,所以仅仅打量了一眼沈墨,淡定如常的开始上课。

课上到一半,沈墨便站起身,默默的离开了教室。

见状,一些人揉着自己的纸条开始叹息,这么好的机会,竟然白白的浪费了,这真是…

唯独顾茜茜看到这里,心中一喜。

她本来还担心下课后许多人效仿她的招数。

贵人多忘事,到时候她的纸条还不知道被丢到哪个角落里。

如今眼见着沈墨走了,心这才落了下来。

顾茜茜想着,这人既然没有表现出反感,也没有把纸条还给她,想必心里应该对她这种青春校园的小女生也有一些兴趣吧。

如此,她这几天只要静静等待便好,只要对方对她有兴趣,凭她顾茜茜的能耐,绝对能一飞冲天。

当然,顾茜茜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野心,她也不指望成为对方正经女朋友或者夫人。

她看得清楚,凭她的家世,就算人家再喜欢她,也不会将她娶回去。

所以,她要的不过是一点钱财而已。

有了这笔钱财,她就可以逃离那个家,以后也可以高高在上的看着别人。

顾茜茜心里想得美,却不知道,沈墨压根没有将她的纸条带上。

出了校门后,沈墨便向着庄玖新开的餐厅走去。

这几天,他要把这些不在身边的日子里,小玖曾经踏过的痕迹,都一一踏过一番。

他的心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满了,也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。

此刻的他,就像是回到少年的时光。

那时候,他喜欢小玖,喜欢到恨不得告之全世界。

每天和小玖在一起的日子,都觉得心脏怦怦跳。

他本来以为,自从接到那个消息后,他的心除了痛之外,便是死寂,却没想到,他的姑娘再次成为了他的救赎。

沈墨花了几日的时间,终于将庄玖所到之处都领略了一遍。

这一日,中午时分,沈墨再次来到了庄玖开的餐厅。

进入餐厅的时候,他嘴角还挂着笑容。

然而当他注视到餐厅里两个面对面坐着的身影时,嘴角的笑容顿时消失在原地。

下一刻,沈墨找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,随意点了一些餐点,默默的注意着那一桌的情况。

庄玖和蒋远白面对面的坐着,手中拿着一杯橙汁。

蒋远白注意到庄玖手里的橙子,笑道:“想喝红酒吗?橙子是不是…”

“不必,蒋先生,你有话就直说,没有必要拐弯抹角。”庄玖伸手搅了搅杯子里的橙子,目光一直没有看向蒋远白。

蒋远白不由讪讪的摸了摸鼻子。

果然一开口,就不给人留余地,好在他早已经有了准备。

“庄小姐,我很意外,你竟然会答应和我见面,我本来以为,你接到我的电话就会挂了。”

这是蒋远白心中的实话,所以就算庄玖现在冷着一张脸,蒋远白非但不觉得尴尬,反而觉得受宠若惊。

庄玖听了这话,无聊的喝了一口橙汁。

她打算如果蒋远白不说正事,那她就永远不开口,反正到时候急的也是蒋远白。

少女一阵沉默,蒋远白再次摸了摸鼻子:“好吧,叔叔就不说那么多废话了,叔叔这次来,其实也没有别的什么事,就是想和你联系联系感情,同时也希望你不要对我有那么大的误解。”

话刚说完,甚至还没等庄玖回应,便继续道:“当然,我承认,我是一个失败的丈夫,我更是一个失败的父亲,我的女儿从小到大受的那份苦,你可以都算在我身上,这些本该就是我承受的,可是庄小姐,也请你体谅一个父亲的心,体谅一个想补偿妻子和女儿的心。”

蒋远白说到后面,一脸期盼的看着庄玖。

庄玖再次静静的喝了一口橙汁,才看着蒋远白道:“所以,你的意思,是想以后做一个好丈夫和一个好父亲?”

闻言,蒋远白迫不及待的点头,一脸认真。

庄玖却笑得莫名:“你这人好生奇怪,你想做一个好丈夫和一个好父亲,为何要来找我?”

先前庄玖说那话,蒋远白还以为自己有希望了。

在听到这番话后,蒋远白才一脸苦笑,敢情这丫头一直在逗着他玩呢。

无奈的摸了摸头:“叔叔以为你知道。”

说罢,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来,将它讨好的放在了庄玖面前:“这是叔叔前些日子特意到店里选的礼物,你看看喜不喜欢?”

蒋远白礼物拿出来的瞬间,沈墨坐在角落里脸色便不由一冷,微眯着眼睛打量着蒋远白手中的礼物。

垃圾!

沈墨瞬间便下了评价,就这种货色也好意思拿到小玖面前献宝。

而且这人长得好生奇怪,最主要的是,年纪看着那么大,真是不要脸!

说不出的,一股怒火从沈墨全身散发出来,他其实可以欺骗自己能用平常心看待小玖这些事,可是这人的年龄也实在太过分了!

庄玖淡定自若的打开蒋远白送的礼物,一枚闪闪发光的类似水晶一样的装饰品暴露在庄玖眼前。

她上辈子喜欢这些东西,所以对这些东西非常了解,看来蒋远白也是下了狠心,两三百万的东西说送就送。

庄玖挑了挑眉,将盖子合上。

蒋远白以为庄玖不想接受,顿时解释道:“这就是平常随便戴戴的玩意,你不必想许多。”

“想什么许多?”庄玖挑眉看着蒋远白,一只手顺势将盒子放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。

蒋远白一看庄玖这动作,先是一愣,随后大喜。

想着庄玖终于收下了自己的礼物,那岂不是代表自己可以接近…

“小玖,你能收下叔叔送的礼物真是太好了,叔叔是真心感谢你,以后你缺什么都跟叔叔说,想要什么也都跟叔叔说,叔叔打拼了这么多年,绝对能让你们过上想要的生活。”

因为太过激动,蒋远白咕噜的说了一大串。

他以为庄玖站在了他这一边,所以看着庄玖的目光也亲切了许多,如果不是克制自己,他甚至想在庄玖面前自称爸爸。

只是这长辈看晚辈的目光,看在一旁的沈墨眼里,便是十恶不赦。

尤其想到小玖竟然接受了这人的礼物,心里顿时酸涩起来。

他的小玖是眼光多么高的人,怎么会收下这种礼物。

一定是席彦之这个男人太闷,连个礼物都不会送。

想当年,小玖在他身边,就算是她不开口,他都会将最好的送到她面前,如今…

是他的错,他应该早点认出她。

“你们?”庄玖疑惑出声。

蒋远白没听明白,还一脸高兴道:“对啊,你们,以后你们想要什么,只管和叔叔说,叔叔绝对满足你们。”

说到这里,蒋远白想到他调查庄玖的时候,知道这孩子一向不受亲生父亲喜欢,想到自己和她母亲的关系,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他一定要当一个好父亲,让这三个可怜的孩子感受到家庭的温暖。

“我们想要什么,我们自己可以争取,为什么要找你,你和我们什么关系吗?”

庄玖一席话下来,蒋远白只觉得自己被一桶冷水从头泼到脚,有些愕然道:“你不是接受了…”

“你是想说,我不是接受了你的礼物吗,为何还这样对你?”

蒋远白话还没说完,便被庄玖打断了。

闻言,蒋远白不知如何说下去了。

庄玖却在一旁笑道:“如果你不想送这礼物,那你就拿回去。”

“不不不,我是真心想送的。”蒋远白连忙摆手,以正自己的心意。

“哦,这样啊,看在你这么诚心,我不接受都不好意思。”淡淡的说完,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时间,随后才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得回家了。”

说着,当即便站起了身。

蒋远白一脸愕然,反应过来后正想说什么,没想到庄玖忽然定定的看着他:“对了!”

听到这个转折,蒋远白还以为有什么惊喜,却没想到庄玖看着他笑道:“帐还没结,别忘了结账,下次如果还有这种免费的午餐,欢迎来找我。”

只吃免费,概不负责任做事的那种。

说完,庄玖便笑意盈盈的开了这里。

转过身的瞬间,看向包里带礼物,心里却在冷笑: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情,亏欠了那么多年,想回来就回来,想补偿就补偿,就算他们是身不由己又如何,难道夏小草就活该受这份罪。

尽管庄玖知道,这样对待蒋远白不公平,可是这一次,事关夏小草,她就没想过要给蒋远白什么公平。

最起码,也不会让他认女儿的路这么一帆风顺。

当然,庄玖也给了后路的,最起码今日蒋远白约她出来,她没拒绝不是吗?

这是一个善意的信息,就看蒋远白以后能不能坚持了。

如果他真的能做到让庄玖满意,庄玖这才放下对他的芥蒂,让他们父女相认。

庄玖走出餐厅的瞬间,沈墨坐在角落里已经开始蠢蠢欲动。

只不过,下一刻,庄玖轻轻抬眼看了沈墨的方向一眼。

只一眼,便让沈墨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沈墨本来以为小玖已经发现了他,却没想到下一刻庄玖却径直离开。

哪怕庄玖已经离开了,沈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半天都没动,直到确定庄玖离开了这里,这才起身向着一脸失落的蒋远白而去。

沈墨穿着一身白色西装,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贵气,天生的王者以及淡漠的眼神,实在难以让人忽视。

所以,在沈墨向着蒋远白靠近的时候,蒋远白已经率先发现了他。

微微皱眉,蒋远白只觉得这男人似乎有些熟悉,但是并没有想出来。

这些年他一直忙于公司和寻找唐音,没有心思注意其他,所以导致了他回忆了半天也没回想起来此人是谁。

反倒是沈墨淡漠地走来后,直接坐在蒋远白的对面,看着蒋远白一脸冷漠:“开个价吧,蒋先生。”

蒋远白完全没想到对方会认识他,而且也根本没明白沈墨在说什么。

“什么?”

眼见着蒋远白迷惑,沈墨薄唇勾起一抹冷笑:“G市大名鼎鼎的蒋先生,十年来一手打造出了一个商业帝国,这么多年拼得很辛苦吧,想不想让自己的事业再上一层?”

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,甚至对于庄家这种来说,蒋远白如今的地位算得上非同凡响,但对于沈墨来说,甚至不够格与他谈话。

所以,他完全有资本决定蒋远白的生死。

不是他非要搅和小玖的私事,只是这个男人不行,他配不上小玖,甚至连给小玖提鞋都不配。

不说其他方面了,就年龄这一点,完全过不了沈墨这一关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友文《萌妻入怀:谭总,须节制》

作者:嘉霓

简介

婚宴现场,蓝忆荞持凶挟持人质,成功破坏了未婚夫和小三的婚礼。

并再次入狱。

以为自己会老死狱中,人质却把她捞了出来。

她费解的看着人质:你是在以德报怨吗?

人质叫谭韶川。

是一个跺跺脚能让青城地震的男人。

传闻他是奸商!

奸商从不做赔本买卖,她得去他家为奴为婢抵消欠他的债务。

起初她不情愿,几日后却窃喜。

因为她的奴婢生涯惬意的像女皇。

在她睡遍他家大床、沙发、露台观景榻后,无聊下,她把他也——睡了。

事后她很负责:“我不赖账。”

“那就领证去!有了证你想赖也赖不掉!”他是个利益最大化的商人,既睡了他,就一定要对他负责!

豪门重生:军爷撩妻上位!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