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274]【274】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魔鬼!

[274]【274】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魔鬼!

“小玖,你怎么了?我知道你现在喜欢席彦之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挑拨你们之间,就当是…就当是我做错了事的惩罚,我和唐闳闳之间,我现在没法向你解释清楚,总之这个女人有古怪,我真的…”

“沈先生,这两件事情根本不能混为一谈,你知道吗?让我决定和你断了关系的一个原因,就是你在和我要订婚的时候,在我们两个关系还非常亲密的时候,就和唐闳闳在一起了!”

庄玖一字一句盯着沈墨的眼睛:“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古怪是什么,但是你知道吗,我可以忍受一个人之前多么荒唐,但是我不能忍受只有我和你的时候,明明两个人已经确定关系的时候,你还在和别人在一起。”

“沈墨你知道吗,这是对我的侮辱,我庄玖就算再不济,也从来不需要别人施舍感情!”

说完这句话,庄玖恼怒的看了沈墨一眼,随后慢慢吐道:“你知道,当我亲耳听到,你对唐闳闳说,你爱的人是她,对我只是责任的时候,我有多恶心吗。”

说到最后一句,庄玖已经闭上了眼睛,一脸冷漠:“所以沈墨,我们两个人早就结束了,你知道我的性子,当我爱一个人的时候,我可以将他捧上天,我可以为他抛弃所有包括我自己这条命,可当我决定放弃一个人的时候,永远不可能有回头路了,各自安好吧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庄玖掉头就走,甚至没给沈墨反应的时间。

车水马龙,人来人望的广场上,沈墨唇色泛白,手脚颤抖站在中间。

火辣辣的太阳高高的挂在他的头顶,然而此时此刻,他却丝毫感受不到太阳的温度。

只觉得一股冷风袭来,侵入肉身,冰到刺骨,痛到发抖。

她竟然听见了,她竟然看见了,小玖竟然早就知道他和唐闳闳之间的事了。

可是…

沈墨整个人灰败的站在那里。

可是那时候他根本不是正常状态!

要怎么样和小玖说,每次只要他受伤,醒来后就莫名其妙的对唐闳闳特别亲切,而且是一种不能控制的情感。

明明他每次离开后都厌恶不已,可是只要靠近唐闳闳这个女人,他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般。

而且,这种症状尤其在他受伤时表现的最为严重。

清醒的时间长了,这种感觉也会慢慢淡下去。

可是每一次,只要受伤醒来,这种感觉就会非常强烈。

最严重的一次,他甚至能把唐闳闳看成小玖。

以前清醒的时候虽然觉得有些古怪,可是念着唐闳闳每次在生死关头救下自己的命,他便纵容一些,只是自己却绝不会靠近对方了。

可是最近一段时间,他的脑海里总会有两种面孔交织,一种是唐闳闳奋不顾身救他的样子,一种是另外一个女人模糊的脸。

而且,只要想起这些画面,唐闳闳的脸总是非常清晰的刻在脑子里,可另外一个女人的脸总是模模糊糊的像一个白板一般,就连丝毫痕迹也不给他。

可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,有这样的画面足够让他怀疑唐闳闳。

他怀疑这个女人绝对用了什么手段,让自己在受伤的时候对他特别依恋,这不是他凭空猜测,有些时候醒来看见唐闳闳的瞬间,他就觉得对方就像小玖一样让他忍不住靠近。

可是随着身体越来越恢复,这种感觉就会奇怪的消失。

还有他更怀疑,至始至终,这个女人都不是他的救命恩人,而是抢了别的人的功劳。

正是这两种怀疑,让沈墨这段时间没有理会唐闳闳任何事。

他就冷眼看着这个女人的各种动作,越看越发证明自己心中的猜测,也越发厌恶这个女人。

他现在之所以留着她,只是为了搞明白事实情况,他相信总有一天,他绝对能发现这个女人的古怪之处。

到时候,他会向小玖表明一切。

可是,现在呢?

沈墨想着刚刚庄玖决绝离开的背影,不由有些迷茫,但更多的还是恐惧。

他无法想象小玖真的不要他了,他的世界将会是怎样的。

他能放弃吗?他根本不可能放弃。

这个人就是他生命的救赎,如果不是她,他根本不会活在阳光下,穿着一身白衣站在这里,让世人如天神一般敬仰他。

他或许只能站在阴暗处,虽然依然让别人畏惧,可是走到哪里,心里都带着一个洞。

现在,这个把他心中的洞填满了的人,却要走了,他该何去何从?

他该怎么办?他能怎么办呢?

沈墨想到这里,慌忙迈起脚步,直到来到一处无人,确定四周没有人看见他的状态后,这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不行,他不能失去小玖,他不能没有她,他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查清楚,把真相放在小玖面前,然后祈求他的姑娘原谅他。

他们一定可以重新开始的,他能让小玖爱上自己一次,也能让小玖爱上自己第二次。

席彦之,邵元熙等人,不过都是小玖生命中的过客,他们都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啊!他们一定得是小玖生命中的过客!

庄玖将所有的话说得清清楚楚后,便满脸复杂的回到了家,径直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
关上门的瞬间,脸上这才显示出疲惫。

庄玖至始至终从来没有对这个人产生过恨,情绪最强烈的时候,也只是恼怒。

这并不是沈墨在自己心中的分量不够,而是这个人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太足了,足到他做任何事,庄玖都可以轻易的原谅他,而且是无条件的原谅。

可是这种分量绝对不是爱!

重生一次,庄玖已经将自己心中的情感看得非常清楚。

对于沈墨,至始至终,她只有敬重敬仰和崇拜。

她会在沈墨面前撒娇,可是席彦之这个人只要坐在她面前,就足以让她开心。

她喜欢看沈墨笑,可是她更喜欢看席彦之害羞。

她喜欢在沈墨面前假装成一个小公主,可是她更喜欢看着席彦之被她撩拨得不要不要的样子。

总而言之,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,庄玖觉得她自始至终都只是将沈墨当做大哥一样看待,亲情友情大过爱情,或许根本就没有过爱情。

所以,她也不想让沈墨现在这一段感情里,所以她才突然改变了想法,把她知道的所有告诉了沈墨,而且还把话说的那么绝,目的就是让他死心。

他只是见过的女人太少了,不,他见过的女人不少,但是能和他接触的女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,少到庄玖现在回忆起来,他的身边似乎只有他和唐闳闳两个人。

他还没有遇见自己真正对的那个人,所以把自己当做真爱,实际上他们之间,还是亲情大过爱情。

叹了口气,但愿沈墨能想明白。

她这辈子还是希望对方能活得幸福快乐,所以她之前还很感谢唐闳闳,以为她能让沈墨感受到爱情,没想到他们两个人最终还是分手了。

不过听沈墨那样一说,两个人明显有什么误会,庄玖由衷希望这个误会能早点解开。

庄玖再次叹了一口气后,便将这些事情放在一边,把衣服一脱,躺在床上,开始睡起午觉。

只是还没有闭上眼睛,手机铃声忽然响了。

一听到这个铃声,庄玖连忙起身打过电话。

“阿玖…”

电话才刚一按下,里面便传来那低沉性感的声音。

不知为何,这一瞬间,所有的疲惫都因为男人这低低的嗓音而消除。

“我在。”庄玖的嘴角挂上了微笑。

席彦之呼了一口气,特意放软了声音:“有没有想我?你好像从来都不给我打电话。”

还没问完,便忍不住将心中的埋怨说了出来。

庄玖低低一笑:“你又何尝不是?出门这么久,从来都不给我打电话,你是不是另有欢好的了?”

“胡说,你这个女人,你明明知道我的心里只有…”话说到一半,席彦之忽然反应了过来,耳朵一红,后面的话怎么也不愿意说下去了。

“我不知道,你要说什么?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?”庄玖的声音带上了笑。

坏女人!

席彦之在心里甜甜的嘀咕了一句,面上便一本正经道:“我不打电话,是怕一打电话就一发不可收拾,你呢?”

那一声你呢,很明显带上了兴师问罪的语气。

庄玖再次低低一笑,看来必须要给个让对方满意的答案了,当即便道:“你傻,你做那么重要的事情,我又不在你身边,谁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你。”

一句话,便让席彦之的心落了下来。

原来是这样,看来这么多天白担心一场了。

不对,他从来都没有白担心,想到庄家递过来的消息,席彦之的眼神一暗,沉默了许久,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沈墨去江城了?”

庄玖眼里闪过了然,他就知道这个醋桶子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,当即便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席彦之在电话另一边忍不住挑眉,来就来了,直接回答来了不就可以了,为什么要这么没底气的嗯一声,就好像是心虚一样。

想到这,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斗志,再次压低声音道:“他是不是认出你来了?”

“嗯。”庄玖打着少说话的原则,再次嗯了一声。

席彦之捏了捏手掌,看吧,他就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。

“他是不是想和你重归于好?”咬了咬牙,席彦之还是将这句话问出了声,问完后连忙屏住了呼吸,紧张的等着庄玖的反应。

“嗯!”这件事情庄玖也没有隐瞒,而且也瞒不了,席彦之只要随便一查,就知道沈墨来的目的了。

沈墨在这件事情上绝对不会掩饰,庄玖看得很清楚,与其到时候误会,还不如现在坦荡荡的说出来。

果然!

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魔鬼!

席彦之一身的怒火已经压抑不住,他都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了,为什么还要来纠缠他的小玖。

他单身了这么多年,只喜欢这么一个姑娘!

他所有的第一次,还有没来得及实行的第一次,都只奉献给这个姑娘。

他席彦之可以保证,他从思想到身体,所有都是清清白白的,要污染也只留给阿玖污染!

所以,沈墨有什么理由,有什么资格来和他抢她的阿玖!

不要脸,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,还来缠着他的阿玖!

不就凭着他是小玖的初恋!不就是凭着他们两个人少年的感情!不就凭着阿玖以前对他的喜欢吗!

想到这,席彦之气的手都抖的!

沈墨肯定是魔鬼,这个男人绝对是个魔鬼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手都抖的,每到这个时候传文,都觉得在赛跑

豪门重生:军爷撩妻上位!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