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第一章 变了味的黄瓜

[1]第一章 变了味的黄瓜

火辣辣的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,虽说已经是九月份了,但是秋老虎带来的炎热却让人有些受不了。

马向阳拿着一箩筐的芋头出了门,朝着隔壁李翠花家走去。

哪知道他走到李翠花的院子里面,却听到屋里传来了一种十分古怪的叫声。

他当下有些疑惑,以为李翠花生病了,就走到了院子里面去一探究竟。

却见到东边的房间门是开着的,李翠花正躺在床上,身上的扣子已经解开了大半,大片大片白花花的皮肤露在外面,头发散乱,媚眼如丝,高高的鼻尖上还带着些许的汗珠。

更让马向阳感觉奇怪的是,李翠花的一只手,正伸进被子里面,旁边放着半根带着水的黄瓜。

此时的李翠花正好看到从外面投射进来的一道人影,当下心中就是一惊。

但等她看清楚窗外站着的是马向阳的时候,也就释然了。

马向阳是村里出了名的傻子,一个傻子就算是看了自己身子又能咋滴何不如找这个傻子帮个忙

李翠花正因为那半根断在里面的黄瓜而束手无策呢,正好见到了马向阳,就赶紧的招手说到:“向阳啊,快进来,帮嫂子一个忙。”

她是这么寻思的,反正马向阳脑袋不灵光,就算是让他看了自己的身子,摸了自己的那地方,也不会传出去,反正啥都不懂。

可若是要让医生来取的话,那传出去多难为情啊。

马向阳一愣,接着就闷闷的点了点头,推开门走了进去,满脸傻笑的看着李翠花:“嘿嘿,翠花嫂子,你让俺帮你啥忙啊”

“你……你先把门关上,这件事啊,可不能让别人知道。”李翠花用一种哄小孩子的口吻对李向阳说到。

马向阳乖乖的关上了门,这才问李翠花到底帮啥忙。

李翠花犹豫了一下,慢慢的掀开了盖在腿上的被子。一张俏脸之上挂满了娇羞的红晕,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张开的双腿中间的那条缝隙。

直到这一刻马向阳才发现一根断了的黄瓜,正在那缝隙的深处,若隐若现。

“那俺就用手给你拽出来吧。”马向阳卷起袖子,傻笑了两声之后,伸出的手指,缓缓的探进了那湿润的缝隙之中。

“啊……”李翠花禁不住的叫了一声,下面不由自主的缩紧了一些,一张一合的,好似是一张嘴。

“嫂子你咋了是不是很疼啊俺轻点。”马向阳瓮声瓮气的说着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那一张一合的小洞里面的半截黄瓜,三根手指再次的深入了一些。

“嗯哼……别,别往里面去了。”李翠花全身一紧,控制不住的叫出了声。

……

五分钟后,李翠花浑身瘫软的躺在床上,床单上已经是湿哒哒的一片。

马向阳看着手里那半根嫩嫩的黄瓜,就擦了擦:“嘿嘿,翠花嫂子,这黄瓜,能给俺吃吗”

“啊不……不能吃……”

一听到这话,李翠花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,赶紧出声阻止。

但终究还是迟了一步,马向阳一边咀嚼着黄瓜,一边皱眉道:“这黄瓜,咋有股子的怪味呢是不是放时间长了”

李翠花对此也只有苦笑一声,索性不再解释。心说这个马向阳长得倒是不赖,人也结实,就是脑袋不好,可惜了。

马向阳吃完了这半根,又拿起了桌子上的半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。

李翠花懒得去阻止,反正刚才那根从自己身体里面拿出来的他都吃了,这半根也就是沾着点水,也没啥。

“向阳啊,你走吧,今天的这件事可不能到处的跟别人说啊,否则的话,我撕烂你的嘴。”

她可不敢让一个男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待太久,不然回头被自己男人发现可麻烦了。

“那成,没事俺就先走了,下次要是还有这种黄瓜的话,记得给俺留着啊。”马向阳抹了抹嘴,就转身准备离开李翠花的房间。

哪知道这个时候,门外却传来了脚步声。李翠花当下心中一惊,知道是丈夫刘爱国回来了!

“傻子,别出去,回来。”眼看着马向阳要开门,李翠花赶紧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句。

马向阳有些木讷的转过了身子:“咋了嫂子还有黄瓜吗”

李翠花是心乱如麻,急的满脸都是汗。若是被自己丈夫看到别的男人在自己的房间,而且自己下面还没穿裤子,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。

可此时门外的刘爱国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,用力的砸门:“翠花,干啥呢开门!”

李翠花已经完全的懵了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而马向阳则主动的说:“嫂子,你要是不方便的话,要不然俺去给大哥开门吧。”

“不要……”李翠花赶紧的说:“傻子,你听话,别去开门,若是你哥见到你在俺房间的话会把你打死的。你爬到嫂子床上来,躲在被窝里,别动。”李翠花说完就一把掀开了被子,也不管自己下面什么都没穿了。

“哦……俺知道了,你是想要俺跟大哥玩捉迷藏吧”马向阳傻归傻,但是也怕大哥的拳头,当下就赶紧的钻进了嫂子的被窝。

李翠花赶紧的拉住了被子,将马向阳盖子了被窝里。

可被子里面藏着两个人,那隆起的高度明显的不对。李翠花索性直接用自己的大腿压着他的脑袋,双腿隆起,让被子看上去寻常一些。

外面的李爱国喊了两嗓子见到没人开门以为李翠花不在,就自己拿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。

李翠花的反应也够快的,赶紧说:“刚才……刚才俺睡着了,刚想着去给你开门来着。”

“是吗你的脸咋这么红”刘爱国见到李翠花的脸色发红,微微的皱起了眉头。

李翠花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,慌忙的转移了话题:“那啥,这不是刚睡醒嘛。对了,今天你咋回来这么早不在外面打牌”

一提到这个,刘爱国就有些恼火的挠了挠头:“这不是手气不好,输光了,回家拿点钱。”

刘爱国是村里出了名的赌徒,平时不着四六的,只要是有钱就会去赌。

“爱国,咱别再赌了成不家里实在是没钱了。”李翠花几乎是用央求的语气对刘爱国说。

刘爱国哪里肯放弃,开始在房间里面翻箱倒柜的找钱。

只是翻找了一会儿也没找到,因为家里真的是没钱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躲在被窝里面的马向阳可受不住了。

本来天气就十分的炎热,又被闷在被窝里面,他本想着出来喘口气,可没想刚动就被李翠花用双腿给压了下去。

马向阳给压的实在是难受,虽然李翠花的双腿很滑溜,可实在是喘不过气了。

他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,好像是一条死狗一般的喘口气。

“嗯……”李翠花就感觉一条滑溜溜的东西舔了自己大腿内侧一下,禁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的呻吟,只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没了。

正因为没找到钱而恼火的刘爱国正气愤呢,突然的就听到李翠花传出了一声娇媚无比的叫声。

这一声异常的叫声,瞬间就引起了他的注意。他走到了床边,眼睛上下的打量着李翠花,沉声问道:“翠花,你咋了”

可怜的马向阳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动的更加剧烈了。

李翠花敏感的部位不断的被马向阳给摩擦着,身体更是不安的扭动了起来。

可现在刘爱国正看着自己呢,所以她也不敢表现的太大,就一边扭着身体一边软绵无力的说:“没……没事,就是有些不舒服。”

“不舒服不舒服就撑着,家里没钱看病了。”刘爱国冷哼一声,眼睛就注意到了李翠花身上盖着的被子。

他也不是傻子,这大热天的,脱光了还嫌不凉快呢,谁还会盖被子睡觉

“你被窝里藏着什么呢”刘爱国狐疑的看着李翠花,越看越感觉被窝里面像有猫腻。

“骚娘们,是不是背着俺偷男人”说完这句话,也不等李翠花解释,刘爱国直接一把掀开了被子!

微信关注""公众号,每天免费领币,关注方法:打开微信,搜索""或""关注公众号。

山村美娇娘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