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5]第五章 传说毕竟是传说

[5]第五章 传说毕竟是传说

夜。

很黑。

风雨交加。

叶飘零站在街口中央,耐心的等待宁红豆呕吐,隐藏在道旁阴影中的毡帽剑修逐渐显露身形,腰侧用灰布包裹着的利刃缓慢出鞘。

远处的石桥上。

两位老人,持剑远望,一位是奕剑听雨阁的第三长老烟微客,一位是长老夫人罗九天。

“师哥,那人便是叶老魔。”罗九天沉声道。

“师妹,阿飞不该擅自拿走鹿耳剑,以后要严加管教。”一旁的烟微客叹了口气,“论修为,你我没半分胜他的把握,传说他已是知矩境的半仙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”

“传说毕竟是传说,也可以是吹嘘,宗门的蝶尾子母剑威力无穷,再加上如此多的帮手,未尝没有一战之力,若是在春堂剑会时提着叶老魔的人头登台,定会名震四海。”罗九天眼眸晶亮,“如此,也算不枉一世修行。”

天穹外传来一道闷雷。

电光闪过。

宁红豆依旧在不住劲儿的呕吐,吐的浑身发抖。

不知何时,戴毡帽的剑修全部悄悄爬上了屋檐,雷鸣之后,一声怒吼,齐刷刷拔剑下劈,剑光的中心便是叶飘零。

“食剑老魔!”

“受死吧!”

“杀!”

叶飘零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中央,衣衫轻轻一振,神色依旧是温和淡然,只是转头瞅了瞅还在呕吐的宁红豆:“豆啊,你看看,有些时候真不是师傅要吃剑,是这些剑自己找上门的。我不吃剑,剑,就会吃我。”

“老头。”

“呕。”

“你又要杀人吗?”

“呕。”

“能不能……呕!”

宁红豆趴在路边,弯着腰不住的呕吐,抬头是满眼的金星,低头是满嘴的酒气,想阻止都阻止不过来,喝酒误事儿啊,以后再也不要喝酒了!

宁红豆使劲睁了睁眼,半空中出现了很多个摇晃的人影,晃的眼晕,然后又一阵反胃,继续吐……

屠魔而来的剑修,随着那声厉喝,从屋顶的四面八方冲了下来,占据高空优势,力劈华山。

“剑。”

“可不是这么用的。”

叶飘零看着冲下来的人群说了这么一句话,然后空手探前,两根手指便夺了第一个人的剑,右手握住剑柄,左脚缓慢向前踏出一步。

剑是唐国标准的翎剑,剑尖锋锐,剑身笔直,后有反刃,刃刻两条血槽细纹。

经过夜雨的拍打以及呕吐,宁红豆的酒劲终于醒了一些,眼睛瞪的硕大,一眨不眨地盯着叶飘零手中的剑,然后看着那剑刃笔直地滑向来人的胸膛。

然而。

鲜血喷溅的恐怖场面,始终没有出现。

叶飘零在最后时刻,将剑刃与剑身变化了位置。

沉闷的拍击声。

夹杂着清脆的骨裂。

叶飘零每出一剑,剑背都会精准无误的拍中来人的胸膛,看不到半丝半毫的剑气,也没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奇特景象,甚至不如穿甲境的菜鸟修行者打斗来的漂亮。

数百人的围攻。

没有惨叫哀嚎,只有骨裂与重击,倒地即是昏迷。

冲在最前面怒吼着要叶飘零受死的青年汉子,连叶飘零的衣角都没有碰到,直接就被拍飞。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直接摔到十几米之外,好巧不巧的砸在了一头石狮子的菱角上,怒吼声,戛然而止。

很快。

跳下屋顶的剑修,就全部倒在地上昏迷不省人事了,而那些还未来得及跳下来的人。目光,下意识的随着叶飘零的剑,还有飞出去的青年汉子,画出一道极长的弧线。

恐惧。

顺着眼睛,迅速传遍全身。

人,只有无恐才能做到无惧,看到了,感受到了,就会有所顾虑。

现在,一道选择题摆在屋顶剑修们的当面,前人已经跳下去了,没下去的呢?跳,还是不跳?

选择跳,于心无愧,勇气可嘉,对得起义,对得起天,但肯定要遭受那柄如大锤般的剑背砸胸裂骨。

选择逃,自此,洛阳城的剑修就算是颜面尽失了,他们这些人也会跟着无地自容,永远在四海八荒的修行者面前抬不起头,丢尽了脸。

输。

可以。

但不能不敢输。

不能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。

“杀!”

终于,又有一位满脑子热血,连命都不要的剑修,大喊一声跳了下去。

瞬间就是一道人影起飞,砰地一声,狠狠的摔在三十米之外,撞到墙角上,胸膛塌陷。

雨水冰凉。

手也跟着凉了,脚上更凉。

这时候,屋顶上的剑修终于感受到,为什么几十年来,叶飘零的传说一直在流传,就是不见他出事。

不是大家不屠魔。是魔太强大啊。

街巷中央再次陷入寂静,没有一句喊杀声,没人再敢跳下屋顶,没人再愿意靠近叶飘零,就连看都不愿意再看他一眼。

都说叶飘零杀人不眨眼,今夜,人家可还没开杀戒呢!

就问你害不害怕。

突然!

叶飘零抬起头,看向屋顶,屋顶众人,齐刷刷朝身后退了一步。

叶飘零一瞪眼,屋顶众人,又朝身后退了一步。

叶飘零嘲讽般一笑,猛地举起手中剑,作势预砍。呼啦啦的一阵瓦片乱飞,刹那之间,屋顶上的剑修就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远处的石桥上,两位持剑老人,眉头已经皱在一起。他们没有接触过叶飘零,但是预想过叶飘零会很强,可今夜前来围杀的可都是正经的剑修,最差的都是穿甲境。

传说中,叶飘零的境界大约是知矩巅峰。

可只要不入神,都是凡人,一个凡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度的,双拳难敌四手,洛阳的春堂剑会就是想用人数的优势战胜叶飘零。

现在看来。

岂止是荒唐。

“这个叶飘零,对剑道的理解已经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,每一分力,每一剑,都用的恰到好处,不多不少。本以为几百人起码可以耗费其些许真元,现在看来,真是个笑话,对方连剑气都没有泄露半分。”烟微客与罗九天望着屋顶上狂奔而逃的剑修们,怒其不争。

这些剑修可以逃,但他俩不能逃,因为宗门的鹿耳剑已经被叶飘零吃了,他们必须做出回应,做给四海八荒看。

修行者的江湖最重颜面。

可杀。

不可辱。

这!才是剑仙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