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47]第一百四十二章 剑四除夕夜

[147]第一百四十二章 剑四除夕夜

宁红豆是剑门弟子,唯一的剑门弟子,她可以容忍别人羞辱自己,陷害自己,可对方不能羞辱她师父,不能换着法子羞辱她的宗门。

于情于理。

她宁红豆都要拔剑。

二境的剑修按道理是无法隔空御剑的,可谁让这木匣子变的剑是剑门唯一留给宁红豆的实物呢,自然有些不一样的地方。

反正这一手剑来,够酷!

剑鸣清脆,剑意饱满,宁红豆持剑看着申媚儿:“拔剑吧,代表你们申家剑炉,咱俩来一场对决,你说生死也行,你说点到为止也可,奉陪到底,如你所愿,够意思吧?”

申媚儿面色不变,沉默的计算其中的得失,然后就稍稍有些犹豫,她是那种看着很傻,但心思非常深沉的姑娘,她说每一句话的时候,都不是凭空捏造,她都会给自己想着后手。

此处可以说让她占了天时地利人和,她的胜算很大,她早就安排申家剑炉的长老云飞鹤站到自己身后,暗地里帮助自己,就算旁人发觉也无所谓,没人会点破。

只不过,现在她有些犹豫,心底里忽然觉得:“云飞鹤靠不靠的住呢?这毕竟是与剑门的弟子对决,宁红豆毕竟有个师父叫叶飘零,在铁甲龙船上,一剑就杀了卢飞,自己可不能有什么闪失。”

申媚儿这样不言不语。

宁红豆就开口了:“放心,我可以保证不打你的脸,你都是快要成为将军府儿媳妇的人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

宁红豆越‘有数’,申媚儿越犹豫,空气中仿佛多了一根无形的弦,宁红豆的脸颊上,嘲讽与轻蔑愈重。

“媚儿,剑门弟子要与你申家剑炉对决,答应便是,无妨。”一直都不曾说话的大将军斐南徽,这时候竟然开口了,而且是很直接的应下。

将军府有将军府的图谋。

申家剑炉跟奕剑听雨阁只是入主修行界的第一步而已:“若是自家儿媳妇能胜了剑门的弟子,百利无一害啊,好事情。”

有了斐南徽的支持,申媚儿自然腰杆挺直,错了错位置,从云飞鹤的身子前面挪到了斐南徽的前面。

宁红豆微笑持剑:“请。”

申媚儿比宁红豆笑的更甜:“你请。”

话音落。

剑。

瞬间便到了眼前。

宁红豆可从来没觉得不客气有什么不对,你让我请我便请,何况你都占了那么多便宜,还想着用剑门的声誉扬自己的名。

自然是我先出剑。

蛇动!

宁红豆第一剑便掠至申媚儿三尺之间,她身法光明正大,堂堂正正,飘然而来,剑意沉稳如山。

她的木剑,剑色纯黑,不会反射任何烛光之光,这是宁红豆今晚第一次出手,出手就不曾留情,神情更是无比凝重,出剑便是最强的手段,蛇动后面紧接着便是冬雨凉,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,她也感受到自己敌人的强大。

申媚儿本身不足为虑。

关键在她的身后,那个端坐桌后的大将军,不动如山,抬指便断了蛇动,暖了冬雨,凉了宁红豆的手心。

破剑的人是申媚儿,可破剑的申媚儿看上去比宁红豆都惊诧,只是那份惊诧一闪而过,这女人比谁都懂得应该怎样控制自己的表情,在该笑的时候笑,在该高傲的时候尽量的高傲。

微微抬头,笑呵呵的说:“剑门的剑,不过如此。”

不过?

如此?

白色剑服荡起涟漪。

宁红豆剑势再起。

除夕夜。

这是她的剑四。

这也是她对整个晚上的感悟,她感悟的这一夜,这一夜里的人,这一夜里的事情,这一夜里的情绪。

步伐前行的很寻常,脚步落地很随意,甚至没有什么声音,然后整个宴会上的烛火忽然就明亮了许多。

深夜中的芙蓉园仿佛都多了一份亮度,只是这亮,未曾来自天空,反而是来自一个姑娘手中的剑。

园子的围墙边。

花桔梗领着一群少年郎,刚刚费力的翻过墙头,落地就望到一片扎眼的光,比漫天的星辰都绚丽,嘴巴嘀咕道:“不愧是皇家的宴会,瞧瞧这节目,真是不错。”

宁红豆这一手剑四用出来,一步便走到申媚儿身前,三十六孕穴中的剑气几乎出了半数,剑品甚至都跟着从橙色渡到了黄色,赤橙黄绿青蓝紫,这剑品算是走到了第三阶。

宴会角落里的白千帝好整以暇的瞧着远处,略微显出一丝丝的震撼,下意识的点点头:“这个年纪,就能使出这一剑,真的是不错,叶飘零的徒弟,没堕了师父的名号。”

只是,白千帝望着宁红豆剑气光芒后的脸庞,有那么一丝丝的间隙,竟然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妹妹,一样的执拗,一样的天赋着重,一样的……一样的那么英武俊俏!

这样想着就自己摇摇头:“叶飘零的徒弟怎么会是自己外甥女呢,嗯,如果是也不错,哼,就是吃东西太独,脾气太躁,一点都不安静。”

宁红豆的剑四除夕夜,看在外人眼里很躁动,甚至看在白千帝眼里都很躁动,因为这一夜的除夕本身就很躁动,可看在申媚儿的眼里,躁动中还多了一份决绝,是那种义无反顾的决绝,拼命的决绝。

这份决绝,绝不应该出现在点到为止的对决中。

宁红豆在这宴会上感受到的本来就是无助与羞辱,没人帮助的除夕夜,自然要决绝:“我这一剑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你敢不敢接呢?”

脚步已经进了三尺。

申媚儿从对决开始就将身体的控制权放开,任凭身后斐南徽操控,她是一万个相信斐南徽的,没有理由不相信。然后,宁红豆就给了她一个理由,嘴唇微动,口型快速的表述:“我在岁山与斐惊蛰同吃住。”

宁红豆住过斐惊蛰的草舍,她师父叫叶飘零,我也很适合去将军府啊,申媚儿你怎么看?

逆向思考一下,若是宁红豆在这一剑中杀死了自己,然后她借着剑门在修行界的地位,嫁给斐惊蛰,将军府与斐南徽会不会考虑呢?

似乎?

有那么一些几率啊!

心里这般想,申媚儿就下意识的想要拿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:“自己这般金贵的身子,没道理鱼死网破,让你一剑又何方……”

这!才是剑仙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