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49]第一百四十四章 朝阳,火星

[149]第一百四十四章 朝阳,火星

朝阳寓意新生。

这剑是雨阁对宗门未来的期许。

叶飘零在雨阁,剑碎如雨,关山月吐血让贤。可是,那位被寄予厚望的第一长老却比他关山月还要倒霉,阁主的位置还没捂热乎,人就没了,然后烟微客这第三长老一跃成了雨阁的阁主。

数一圈下来,也就他还能服众,幸运中带着巧合,烟微客的夫人罗九天竟是大将军斐南徽很远房很远房的亲戚。

为了雨阁能活得更好。

昔日的修行宗门开始逐渐靠拢唐国军方,岑锦飞做为阁主的关门弟子,这修行的资源跟地位,水涨船高。

其实,原本就很高。

这一剑,岑锦飞出了全力,虽然一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宁红豆时,她还是个不入流的女娃,但一年过去了啊,鬼知道宁红豆经历了什么。

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岑锦飞是真的很小心,因为他看到了宁红豆的眼,很平静很漠然的眼,眼中仿佛根本就没有自己,连自己手中的朝阳都不曾在那眼中留下痕迹。

这种感觉让岑锦飞很难受。

很不舒服。

不对劲儿。

紧接着,他带着刺眼的光就掉进了黑暗之中,黑暗之前,他看到了一把木剑,他敢肯定,那据对是一把木剑,只不过是黑色的木剑。

木剑在接触到朝阳的一瞬间便释放了一片黑暗。

仿佛吃人的兽。

一口就吃掉了那刺眼的光。

方才是一眨眼,承让了!

这次呢,又是一眨眼啊,光,没了!

不仅是光没了,连发光的剑都跟着没了……

岑锦飞神色呆了呆,神念滞后了不少,更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,那模样就像是在问宴会上的其他人:“咋回事儿?我的光呢?我发光的剑呢?我剑呢?”

呆滞中的岑锦飞也不知道是哪根弦儿搭错了,竟还真的问出了口:“我剑呢?”

这时候,宁红豆的木剑刚好刺到岑锦飞的喉咙前,本想一剑见了血,可就连她都没想到,这出场如此华丽的少年,会问出这般愚蠢的问题,蠢到她都没法下手,好像下了手就是在欺负……在欺负傻子!

木剑轻轻拍了拍岑锦飞的脸蛋儿,宁红豆都不敢使力气,真怕打哭了对方,那样可就不美丽了,

不收银子赠送他一个真实的答案:“你剑?”

“被吃了啊?”

“眼瞎了?还是刚才眨眼了?”

“这样可不好啊,咱剑修对决,可不能眨眼的!你师父没教过你?”

岑锦飞看着宁红豆的眼睛,下意识眨了眨眼,觉得脸蛋儿位置传来一股子渗人的寒意,紧接着就想到了别处:“决斗不能眨眼?方才我的剑被吃,是因为眨眼了?”

“恨啊!”

“我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眨眼呢!”

岑锦飞呲牙咧嘴的懊恼,然后就嘀咕了一句:“朝阳能给我吐出来吗?”

宁红豆拿着逗小孩的心思说:“那你得吃了这黑夜。”

吃了黑夜?

自然是在开玩笑,可这一个吃字,却给她招来一道火星,火星落在宁红豆的木剑上,风一吹,木剑便烧了起来。

有无形的口,大口大口的吞噬火焰,也有火星不断的掉落燃烧。

木剑吃的越快,火星落的越快,很快便成了密密麻麻的大火,比变戏法都漂亮。

“这可比方才的节目好看多了。”

“你猜那剑会不会被烧焦?”

“我只好奇是什么在烧!”

“看那儿。”

“哪儿?”

“谁最懂火就看谁。”

有权贵悄悄议论,很快就有修行者给他们指明了方向,做观众也不容易啊,今晚的除夕宴,感觉眼睛不够用。

火星的主人懂火,自小就在火炉旁长大,以火为伴,以炉为家。他生平最记恨人玷污火,最恨人毁他家的炉,他把这两样东西看的比生命都重要,他长得老朽不堪,但名字却很是飘逸非凡,飞鹤是他的名,他是孤儿,炉主赐他云姓。

云飞鹤便是这火星的主人。

他为何会在此时动手?

因为他找到了火鱼丢失那一夜的凶手,他亲自去勘探过现场,杀手毁了申家剑炉一名弟子的灵剑,还亲手杀了这些弟子,杀人的剑气他从伤口上感受到了。

那气息就是宁红豆的剑气,岑锦飞的朝阳跟剑炉弟子的灵剑是一个下场,那凶手自然就是宁红豆。

杀人偿命。

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云飞鹤没兴趣跟宁红豆玩儿什么决斗的把戏,他的出手便是偷袭,他是在击杀凶手,在为他家剑炉的弟子复仇。

复仇这种事情,无关道义,在乎生死。

所以,云飞鹤的眼神中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,出手更是疯狂到不要命,有火星坠落的地方,便是他在拼命。

一个比宁红豆境界实力要高出半筹的老人,拼了命都要偷袭你,而且还是冷静到可怕的地步。

紫云楼骤然热烈起来。

仿佛是为了迎接这份热烈,就连空气中的尘土都被火星点燃了,火星四溅,隐约能看到有少女在‘玩火’。

宁红豆是在玩火,她喊出那一句,讨教洛阳城时,她便做好了玩火的准备。但是这不是她第一次经历这种刺激,其实她很早很小的时候就在不断经历这种刺激,跟着叶飘零经历,经历比这份刺激还要刺激的刺激。

在那些个刺激的画面中。

宁红豆画了许多的画。

后来,年纪越来越大,很多画她自己都忘了,再后来,就连那些画都被自己烧掉了,她以为那些画面也会跟着走丢,可是并非如此。

有两个木匣子整日与那些画为伍,而且比那些画看过的刺激还多,有一天夜里,木匣子给宁红豆演了一遍它看过的画跟画面,帮宁红豆记起了许多事情。然后,宁红豆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菜鸟,成了一只看过许多画的‘战斗鸟’。

在那些画面中,如果出现了强者,乃至超强者,持剑的人会用不同的方法,很多种方法。

宁红豆选择了其中的一种。

比玩火刺激。

她的木剑在火星掉落到极致时,突然放弃了那些火,直接刺向几丈外站立不动的申媚儿。

她的剑不会比火星更快,但她敢打赌,自己能在火星烧死自己之前刺穿一个姑娘。

宁红豆嘴角笑的很狂:“来,赌命啊,一起死?”

这!才是剑仙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