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51]第一百四十六章 虎豹

[151]第一百四十六章 虎豹

宁红豆说完了她最后的骄傲,换来的是申媚儿的笑魇如花,伸出手弹了弹衣衫肩角处的破洞:“终究是该死的人啊。”

慢慢走过去几步,手掌,啪地一声扇在宁红豆的脸颊上,差点将她扇倒:“剑门的弟子啊,好嚣张啊,只是,还不是要死?若在铁甲龙船上乖乖给我倒那杯酒,一切不就可以避免了吗!”

挥一挥手,又是一巴掌:“你瞧瞧这硕大的宴会,上千人,怎么就没人出来帮你呢,你那剑门混得可真不怎么样,连个朋友都没有。”

“呸!”

宁红豆费力的吐出一口血水,身子踉踉跄跄的才站稳:“有意思吗?”

申媚儿这次笑的比花儿都灿烂:“你说呢?”

宁红豆:“你就不怕我还能出剑?”

这次,申媚儿的笑稍稍收敛,然后又绽放:“若是能出剑,为何愿意让我扇耳光?莫非剑门的弟子是贱骨头?”

宁红豆面无表情,想了想说道:“其实我已经胜了你,按规矩,我不应该再朝你出剑,可打耳光这种事情,真的很让人愤怒啊。”

申媚儿笑着说:“我就是要你愤怒,你越愤怒,我就越开心,洛阳城就越开心,四海八荒的剑修就越开心,我是替这些人扇你的。”

这愤怒说完。

或者说,在说的过程中。

宁红豆的木剑稍稍离开了地面一点,一点便是悬空,悬空便有剑气而生。

飕!

很轻!很浅!

申媚儿的脸颊上便多了一道剑痕,长长的剑痕,这可是一张女人的脸,精致无比的脸,多了这道剑痕,还如何见人?如何嫁人?

申媚儿有些诧异的摸了摸脸颊,这一剑其实一点都不疼,最多就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。

然后,申媚儿就反应过来,脸色瞬间苍白!出离的愤怒!

宁红豆看着这愤怒说道:“说好不伤你脸,可你不应该打我的脸,是你不仁在先,要怪就怪你自己,好好的一张脸,自己都不要了。”

“你!”

“你!”

“给我!”

“杀了她!”

申媚儿你了好多声,声调骤然一紧,大吼一声,对着他们申家剑炉那些弟子……硕大的紫云楼,奏乐声其实一直都未断,乐师们面无表情,仿佛见多了这种怪异的场面,他们见到过,说明在洛阳本身就发生过很多次。

这是一座牡丹花盛开的城池,看来在这座香飘满城的地下,掩盖了无数恶心肮脏的场面。

原本以为那些权贵富贾会不适应,可人家却比谁都适应,一看就见过血,见过大场面的,权贵的宴会聚餐上看来节目比普通人想象的要丰富的多,歌舞佳肴只是开胃,能激发情绪的东西才算正餐。

乐声骤变。

风声骤乱。

有人破风而来,单单是脚步就变了乐声,乱了风道!

紫云楼的大门吱钮一声就开了,然后是一个壮硕无比的古铜色身影,亮铜古色的上身,不着衣衫,下身一条黑色长裤,光着脚。

这人一手提一人。

一步一个脚印,是真的脚印,实实在在落到紫云楼上可以看到的印迹。

不知为何,所有看向这人的眼睛,看着这人走路,都仿佛看到了虎豹,数丈高的虎豹之气。

因为,这人本身就叫虎豹,申家剑炉的炉主,申虎豹!

一个走了巅峰武夫之路的疯子,传说这人三境以下无敌,以三境可斩四境,抗五境,是真真正正的金刚之躯。

申家剑炉便是在此人手中走上的辉煌,斐南徽能看上申家剑炉,愿意让儿子娶申媚儿也是看的他的面子,今夜,赴宴的名单上本来是没有他的,申家剑炉给的答复是炉主正在破镜。

人,不来,是在破镜。

人,来了,那就意味着破镜成功。

一夜不曾起身的大将军斐南徽,慢慢站了起来,没有说话,但是意思已经到了。

申虎豹走到宴会中央,左手轰地一声砸到地上,对着斐南徽道:“此人,卜红笺,鬼谷捕风者,深知北境战事内幕,送大将军。”

右手轰的一声抛到空中,一道炙热的火焰猛的窜出直接将空中的影子烧烬,烧成了一团金色的灰。

申虎豹一攥拳,灰便成了一枚金色的珠子:“此人,怀藏,禅山慈济寺住持,金身可化舍利,辟邪驱魔凝神静心,送皇太后。”

斐南徽盯着地上,眼眸晶亮,摆了摆手,立即便有人将烂泥般的卜红笺带走:“炉主客气了。”

斐南衾接住飘荡而来的舍利,爱不释手,大声道:“赐座!”

从始至终,申虎豹没有关注场间的一切,就比如说宁红豆,他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一眼。

申媚儿也没那个待遇,然后她就开始自己去争取:“爹,就是她杀了大师兄卢飞。”

申虎豹面色不变:“技不如人,死了便是死了。”

申媚儿:“她还抢了咱家的火鱼。”

申虎豹:“一条鱼,还需要问我?”

申媚儿:“她打伤了云长老。”

申虎豹微微侧了侧脸:“哦,那云飞鹤以后就别做长老了。”

申媚儿快要哭出来,伸手指着自己的脸颊:“她在我脸上划了一道口子,我还怎么嫁人?”

申虎豹扭头看斐南徽:“将军,媚儿脸上有伤,惊蛰可会嫌弃?”

斐南徽面带微笑:“自然不会嫌弃,将门之子,喜伤。”

申虎豹回头第一次看女儿:“还有问题?”

申媚儿眼眸含雾。

目送申虎豹朝座位上走去,然后猛的大喊一声:“她是叶飘零的徒弟,剑门的弟子,她要讨教一城,我申家剑炉至今无人胜她,你这个炉主,管是不管?”

一句话。

申虎豹脚步忽然一顿。

很意外的转过身子,认认真真的看了宁红豆一眼:“你是叶飘零的徒弟?”

宁红豆站正身子答:“是。”

申虎豹又看了看宁红豆的手:“可曾修剑?”

宁红豆指尖微动,有剑鸣而出:“自然要修!”

申虎豹似乎来了兴趣:“还能战?”

宁红豆嘴角浅笑:“剑门弟子说了讨教一城,只要今夜来了洛阳,谁都可战。”

你说战,我便战,我管你是谁,打趴我再说……

这!才是剑仙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