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3]3.正邪势不两立!

[3]3.正邪势不两立!

宫女太监侍卫挤着的屋子里,虽无异味,但采光不算好,略显暗沉的光线里,到处都闹哄哄的。

十数张淡黄色长木桌整齐排列,坐着不少人。

水秀的小眯眼现出凝重之色,她似乎知道些什么,也不埋头吃饭,只是死死盯着长桌中央。

随着一声公鸭嗓子的“容妃娘娘赏你们的”,一个长形白瓷鱼盘被放在桌子中央,盘上平铺摆放了烤全鸭,切工精致、香味四逸。

刹那间,水秀双眼放光,筷子电射而出,一骑绝尘,插在盘子中央的大鸭腿,在一片哀叹声里,笑眯眯地将战利品放在了夏白碗里。

“小白,你别只吃蔬菜呀。”

这秘制烤鸭腹中裹着药膳,奇香与肉糅杂一起,这本是献给容妃的,但容妃心情不好,不想吃,便是直接丢给太监了说是赏给下人。

但夏白看着碗里的鸭腿,皱了皱眉,“我不吃荤腥,太腻了。”

他推开碗,看了眼愣住的小宫女:“我饱了。”

水秀急忙补救:“喂,喂,我这一碗没动,你吃我的吧?”

但那一身的白衣小太监已经推门走出了这屋子。

门外,是秋天。

门里,宫女太监们捂嘴偷偷笑着,时不时侧眼看看那水秀。小姑娘跺了跺脚,碗一推:“我也饱啦。”

便是一提鹅黄宫裙,迈着长腿跟着跑了出去,追到夏白身后,一拍这白衣小太监的肩膀,“是我错啦。”

见到夏白不说话,她别着手,跳着走到了他一侧,略一沉吟,试着找出个话题:“喂,皇上最近可迷武功了,在到处招收小太监,说是一起陪着练拳,你要不要去呀?”

夏白也没生气,他只是不吃肉而已,所以接话道:“太尉肯定不许吧?”

水秀轻声道:“哪有不许,都是练的普通武功,太尉看过好几次了,似乎还挺支持的,每次都乐呵乐呵的走了。”

“皇帝有这么无聊?”

“谁知道呢,这些大人物的心思也不是我们这些奴才能揣度的,也许皇上受了半年前先皇遇刺的刺激吧。

而且,这些日子京城里又压抑的很,我前些日子去街上,看到好多陌生面孔,都是背着武器的,挺可怕。

皇上可能也看到了,这才练武吧?”

私议皇家之事可是大罪,所以水秀说话的声音特别轻,也借着机会,靠着这一身白衣的男人特别近。

鹅黄长袖里探出的小手指,不经意间带动着那白衣,轻轻摩擦着,一个宫女一个太监,就这般在雕梁画栋的回廊上匆匆而行。

回藏经阁的路,需要经过五彩鹅卵石铺筑的小径,两侧翠竹林早已枯黄,虽然来年会生出若仙境的新绿,但此时却是带着苍凉萧索。

竹林里,则是小皇帝休憩品茶的一座行宫,称为浮生殿,取自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这句。

而最近皇帝也爱在这里陪着小太监们打拳。

两人便是不多言,匆匆而行,要快速通过这里。

夏白忽的停了停脚步,因为他听到隔着小竹林,又隔着那厚厚朱墙的浮生殿里,有着对话。

虽然只是听了一句,但他挺想听下一句的。

别人怕是把耳朵贴在墙上都未必听得清,但对于夏白而言,却是无比容易。

这位白衣倾城的绝美太监,若是晚上在宫里随意走一走,就连妃子们独自“呻吟”,都能听到,那**的声音可令男人心猿意马,心里头燥热无比。

可这又怎么样呢?

夏白心中没有任何波澜,就算那些妃子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,摆出各种姿势,他也没有任何感觉,顶多作为艺术品般欣赏一下,如果有特别精致的,未必不会产生带回去做个收藏的念头。

此时,隔着竹林,墙壁,他听到了小皇帝的声音。

“朕这不是鸟尽弓藏,也许开国皇帝打下江山,他公羊家确实功不可没,但我大周也许了他近百年富贵权势!

这世若要兴,公羊家必须灭了,魔门也必须都灭了!”

小皇帝声音挺激动。

然后响起了另一个颇为沉稳,令人一听就能安心的声音:“陛下明鉴,这魔门确是真正的动荡之源,也是盛世和平的最大阻碍!

陛下知道的不过是公羊家的《玄将魔功》,知道这法门若要练至圆满,求得是一将功成万骨枯,万千的杀伐,才能将兵戈之气糅入真元之中。

而陛下不知道的,还有许许多多。”

小皇帝声音响起:“还请先生赐教寡人。”

那被皇帝称为先生的人继续道:“任家的《血饮魔功》,便是要以鲜血为池,每日在池中修习功法,过上十年,便可大成,而这血池是人血,而且每日必须更换,如此,那一缕恐怖的血气才会融入真元。

这功法一旦大成,我等正派怕是唯有苦修五十余年的绝顶高手才能与之匹敌。”

小皇帝骇然道:“竟是恐怖如斯?”

那先生继续道:“臣便再说几个给陛下听听譬如,屠家的《长生印法》,若要修至圆满,便是要新亡的死气,所以屠家一向出屠夫,他们出外历练,就是杀人,杀的几千几万,那印法就大成了。

死气入了真元,从此也是所向披靡,成为绝世的魔头。

又譬如,丁家的《星宿魔解》,靠的是以处子为容器,饲养魔虫,待得魔虫大成,便是以之造成大范围的瘟疫怪病,而这丁家便是会潜入这瘟疫的核心地带,吸收这诡异的毒气,将之融入真元,大成之后便可以轻松侵蚀别人的内力,甚至真元

当年那一场江湖的死河浩劫,便是如此,死了不少前途无量的正道翘楚,使得当时江湖新一代的高手锐减了四分之一。

又譬如”

那先生侃侃而谈,而小皇帝却是听得越来越惊,不仅是惊这些魔门功法的残酷,暴虐,也是惊这些邪功的速成,只要修炼得法,条件具备,竟往往只需数年时间,便可以达到别人辛勤苦练近乎一辈子的效果。

更是惊这些魔功,果然是太平盛世的最大毒虫,若是没有正道平衡,这世界怕是早被这些魔门的人给瓜分,成了修罗场了吧?

“皇兄是真糊涂啊!!他还偏袒那公羊屠,还发布什么江湖监管令,实在是糊涂,糊涂至极!!”

小皇帝低沉的咆哮着。

那先生叹道:“皇上也不必过多责备先皇,事实上,我们怀疑先皇玄璋极可能是被公羊屠控制住了,否则一个有着正常良知的人,不可能助纣为虐。

所以,我们刺杀他,其实也是帮着他解脱,摆脱控制。”

说到这里,这先生忽然顿了顿,良久的沉默后,他声音带着无比的凝重,又压低了几分,“皇上,还请您掏心掏肺地和为臣坦白,那刀魔天下第七,究竟是什么人?”

“这位大人会否耳目通天此刻就在听着你我的对话呢?”

超神大刀魔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