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4]4.摧城的月色可否如刀?

[4]4.摧城的月色可否如刀?

提及那神秘的“刀魔”天下第七,浮生殿里忽然死寂下来。

“先生,真要听朕的肺腑之言?”

小皇帝声音低沉。

“请皇上务必赐教,这位刀魔名扬天下,正是有他在,我们才不敢再次进入皇宫,匡扶正道。

否则皇上您只要一纸诏书,我们便可以直接去屠了那公羊家。

魔门虽然猖獗,但人数极少,又各自作战,比不得我们正道的团结。

与大周开国帝王并肩而战,打下江山的公羊猎固然恐怖至极,但他已经死了。

而如今和平盛世,那太尉公羊屠并未有机会利用兵戈之乱将《天将魔功》修至大成,他所依仗的不过是公羊家几代经营的势力。”

先生沉声道:“所以只要查明了“刀魔”天下第七的身份,公羊屠,不算什么!那么,还请陛下明言。”

良久的沉默。

灰色竹林里,浮生殿中传来一声还显着稚嫩的叹息:“朕翻遍皇家秘录,甚至阅览了未加修改的先皇起居录,但是没有任何关于那刀魔天下第七的消息。

朕问一句,他有多强?”

那先生长叹一声,无比凝重道:“少林,武当,三山剑盟的三大门派掌教,都是被一招毙命,陛下觉得他有多强?”

小皇帝沉默了。

先生也沉默了。

竹林外,幽静的回廊上,水秀儿拉了拉夏白袖角,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正待再说,忽的转角处传来脚步声,小宫女小声道:“有人来啦,我们快走。”

太监宫女懈怠,可是会被指责,甚至重重责罚的。

除了那些宫中的老太监,太宫女,以及贵人们身边的贴身太监,宫女,才有着些特权。

夏白也不为难水秀儿,便是随着她一起低头匆匆往前行出。

转角处,两人看着对面走来的美艳少女,同时微微躬身:“皇后娘娘,万福金安。”

这少女甚为年轻,瓜子脸,大眼珠子,身形颀长,裹着一身浮绣着金丝缠凤长裙,瞧样子才刚刚十二三岁,可谓豆蔻年华。

她是三个月前才入宫的,一入宫就册封皇后,成了小皇帝第一个妻子,自然是关系通天。

皇后姓公羊,名小浅,乃是太尉公羊屠之弟大将军公羊守的小女儿。

此刻,她匆匆而行,自然是去浮生殿找小皇帝,瞧瞧皇帝在做什么,行走之间,面色如霜,没有一丝温和。

夏白抬眼看了看,眼前浮出一行信息。

“公羊小浅,没有威胁;功法1:天将玄功,入门。

简述:一将功成万骨枯,兵戈越多,吸聚杀伐之气越多,则越强大。”

白衣小太监看着皇后时,皇后也看了他一眼,这一眼就停下了脚步,面若冰霜的少女眼中露出震惊之色。

天下竟有如此绝世容颜?

公羊小浅眯了眯眼,她入宫三个月,小皇帝从未和她同床共枕过,这位年轻的皇后没有哭闹、

她只是明白了一点,小皇帝与她名为夫妻,其实根本不是一个阵营的人。

三个月的时间,三个月的冷漠,让这位年轻的皇后彻底坚定了“站在公羊家一边,改造皇帝想法”的策略,若是改造不成,那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换个皇帝了,自己生一个也好,扶持一个傀儡也好。

而这改造的第一步,就是不能让皇帝和那些虚伪的正道们碰头。

如今京城看似平静,但其实早已是黑云压城城欲摧,山雨欲来风满楼,满城侠客尽带刀,人头攒攒,暗潮汹涌。

只待一个契机,就是兵戎相见,不死不休。

大伯也在想办法,可是半年前公羊家就没能守住玄璋,何况如今又换了个似乎亲近正道的皇帝。

即便公家的傻子都能看出来,这是要鸟尽弓藏,兔死狗烹的架势啊。

战争,一定要有战争才行!

浮生殿后的小回廊上,皇后凝视着这位白衣绝世的年轻太监,一转念便是想了许多,末了说了句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小宫女轻声道:“奴婢水秀。”

皇后冷眼瞪了瞪她:“哀家没问你。”

一个本就不想着讨皇帝欢心的皇后,自然无所谓身边之人容颜胜过自己。

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宫女一样,皇后现在想着的是需要人陪。

但是一般的人,她根本瞧不上,面首更不考虑,今日无意间看到了这位白衣如雪的太监,竟是有些心动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皇后一双美目瞪着,凝视着面前之人。

“夏白。”

白衣太监声音温润如玉。

公羊小浅道:“不管你之前在何处当差,是哪位老太监带着,直接收拾一下,做哀家的贴身太监吧,三天后来明月宫。”

水秀小嘴一憋,才刚刚排上队,还没热呢,这墙角就被人撬了。

但是对方是皇后,她也只能憋屈地听着夏白淡然回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
在藏经阁守了十多年的夏白,再次将佛经道藏仔仔细细翻了一遍,以各种解谜手法反复推导,发现再无其他秘密,便也是无所谓去留了。

换一个地方,换一片天地,换一种生活,也好。

至于皇后,他倒是没怎么注意,才这么一会的功夫,连什么模样都记不清了。

初秋月未圆,满地银光洒满。

一个小石台此时若银盘辉耀,小院里,夏白伏在石桌旁,心意稍动,周围落叶便是动了起来。

如今,他已经可以掌控三十多片落叶了,若是与人交手,无需动身,便等同同时出了三十多刀,每一刀上都附着着刀德经的刀气,就算铠甲也防不住。

月辉如霜。

白衣如雪的绝世太监忽的心生奇想,是否可以以月光为刀呢?

刀德经的运转原理,乃是丹田之中内力化刀气,刀气弥散成场,以神思同时锁定周围落叶,那场之中的单薄刀气,便会迅速凝结。

一片片叶,就如一块块放在了水里的海绵,海绵吸收水,落叶吸收刀气。

这种手段,匪夷所思,江湖中人根本无法想象。

夏白闭目,身周忽的弥漫出单薄的气场,他锁定了月光,想要以之入刀,化成绝世一斩,然而这光芒何其的虚无缥缈。

“失败了”白衣太监摇摇头,也不气馁,再试了几次,依然不行。

他轻舒一口气,也不失望。

他还年轻,生命还长,总有一日,会将这漫天月光,都化作长刀。

长风也成刀,到时候带着一身刀气,踏上天阙,看看上面与人间有什么不同,有没有神话故事里说的什么大闹天空。

超神大刀魔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