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27]119.食量大增

[127]119.食量大增

与饕餮签订魂契之时,这位上古四凶之一竟是要求提高契约。

原本契约内容是夏白为它们提供庇护,它们则变为兵器或是装饰品跟着夏白,并且无论什么时候不可以离他太远。

事实上,它们幻化成的兵器,夏白也无法动用,因为一旦兵器释放出超乎想象的力量,便会逸散出妖气。

而在没有灵气的世界里,妖气便是黑暗里的火把。

这一点,夏白在之前的少林后山已经见识过了,因为动用黄泉刀斩杀僧人,他引来了玉佛的巨手攻击,如不是自身特性,怕是早就一命呼呜了。

饕餮作为四凶之一,虽然平时只知道吃,但也知道魂契是什么,如今它主动要求签订第二重魂契。

第一重,契主提供庇护,从契提供力量。

第二重,则是从契提供神魂增强契主,而宿主动用这额外力量获得的增强则由双方共享。

然而缺点是,契主一旦重伤,从契也会感同身受,如契主死亡,从契会元气大伤。

夏白稍做沉思,便是同意了饕餮的这个要求。

经过冗长繁复,但双方自明的仪式。

他心底生出一种玄妙的感觉。

动用久未曾使用过的数据观察自己。

只见自己天赋一栏出现了第二行。

第一行:天赋1:??:容颜不老,长生不死,濒死不受伤害。

第二行:天赋2:吞噬1:吞噬万物,从中获得力量,饱和度100。

这个一百是什么意思?

夏白再细细看去,虽说他并不喜欢这种数据,觉得看着这些数据会影响自己修为,但最初的解读他还是需要知道的。

目光移上,释义自现。

“饱和度100”:契主借用饕餮的力量,每天可以吞吃100吨,无论食物,木材,金属钢铁,砖石瓦玉,兵器刀刃,泥土沙粒等等。

一吨相当于两千斤,一个寻常大汉平日里吃饭一顿顶多吃个三四斤肉。

夏白有些无语,换句话说,自己要吃下100吨的东西才会感觉到饱?

而且这还只是吞噬1?

那么有没有吞噬2,3甚至10呢?

正想着这个的时候,脑海里传来饕餮的意念:“吃吃”

在饕餮眼里,万物皆可吃,如不是害怕被雷给劈了,它才不和夏白签订这个第二重魂契,它也早就一溜烟的跑出去,胡吃海吃了。

夏白召了侍女,说是自己刚刚修行功法,需要调补,让送饭过来。

没多久,一份精致的荤素搭配加上米饭送了上来,夏白几口就吃掉了。

随后,一桶饭空了。

两桶

十桶饭空了。

夏白感觉到极其微弱的灵气进入了自己的肉身之中,这些灵气尤其是渗向了自己的五脏六腑。

不同于自身修炼的玄气,内成一景以及那面容模糊,处于丹田,只有着轮廓的玉像。

饕餮:“饿晕了啊,饿晕了夏白,把这个房子吃了吧!”

夏白控制力很强,而且他与饕餮只是一丝神魂的融合,饥饿感远没有饕餮那么多。

看了看垒成小山的空饭桶,感受着这一丝奇怪的力量。

“这是?”

黄泉习以为常:“这是饕餮魔身,你通过吞噬获得的力量也会增强你的肉身和五脏六腑,直至最后万物皆可吞。”

“哦?”

夏白依然有些疑惑。

黄泉继续说:“你现在所修习的真元,玄气,内成一景都是仙家法门,但是夏白你要知道世界上并非只有这一种力量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神秘的阴曹地府之中,无论你在三界的力量多么强大,进入之后都会被极大程度的削弱,甚至完全消失,而在阴曹地府里,即便一个普通的鬼卒也可以押送最强大的仙人。

再举个例子,神明需要修炼么?不,他们不用,神明是天生的,他们的所有修行,都只是在凝聚这所谓的‘龙气’,又或者是‘运势’,他们居住在天外天,在混沌海,他们所见,与我们不同。

而作为妖魔,我们的修习法门与你们人类亦是不同,但我们其实也如神明般,会生来具备力量,这就是魔身。”

夏白理了理,重复道:“仙家修行的是气,地府对外隔绝,神明则是能量?而妖魔是肉身?”

黄泉赞同:“虽说还存在偏差,但差不多是这个道理。”

夏白明白了,这饕餮的魔身来源于吞噬,吃的少了就会弱,吃的多了就会强,如果把漫天星辰都吃了,那么估计会很强,现在饕餮自己没办法吃,就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了自己身上,因为那一缕神魂的关系,自己也会感觉到饕餮万分之一的饥饿感,但是没关系,自己还能够忍耐。

那么,寻找到机会便似动用动用牙口吧。

毕竟自己的身躯也会变得无比强大。

秦王赐予的那把混沌刀自然也需要改名为饕餮刀了。

而饕餮也不在了,这名字也不可取,夏白则是简单的称之为凶刀。

因为饕餮的离去已经失去了光泽,凶刀更像是一把凡刀,这是这刀中依然藏着一个小小的夹层世界,虽然荒芜,但也是世界,关键时刻,自己未必不能躲进刀里去。

心中计算着阿青的三年时间,还剩下两年,期间自己需要寻个机会再回越地坐忘峰,将蟠桃送一颗给她才是。

蟠桃既然能够将自己的力量推动到内成一景的玉像,未必不能让阿青也突破,何况阿青原本就有着玄气境的实力,现在只不过是重新恢复而已。

“该出发去函谷关了,毕竟那赵魏韩楚的四国联军快要压境了。”

黑暗里,传来幽幽的声音。

此时,函谷关。

一个关中的简单红瓦白砖的石屋,周围种了些绿树,相比密集而简陋营地,此处也算是雅致而特殊了。

屋内。

桌上摆放着鱼肉,斑驳墙脚堆垒简单的酒坛。

外出作战不得饮酒,但长期驻守在关内,在非当值之时,饮酒并不禁止。

圆桌围绕的是八名刚刚卸甲的大汉,其中七名人高马大,彪悍无比,剩下一人则是有些儒士风范。

“大哥要回来了。”

其中一名双颊有些络腮,目光如鹰的大汉说,只是虽然这般说着,却并无太多兴奋。

他口中的大哥,自然是指白起。

“哼,大哥虽然回来,这一次却是副将!我老董是不明白,那项白究竟有何了不起,就算武功卓绝,但行军打仗可不是个人武勇!

我老董就服大哥!”

又一人说。

“谁特么不服大哥?我们又有哪个没被大哥提携过?”

“四国趁乱来犯,大哥也能解决这事,但是换了个没见过的人来指手画脚,我老缪就是不爽了。”

“那怎么办?军令不可违,何况是秦王调动。湘先生,你说怎么办?白大哥也是救过你的!”

那儒雅男人神色淡然:“给他个下马威,既然入了军营,自然饮酒为上,我们用酒灌醉他!

之后再看他作风,如有本事那么就听他的,如是浪得虚名,那你们这些老兵痞不知道怎么处理吗?”

众人嘿嘿笑了起来。

儒雅男人忽的想起什么,又道:“先别和桑儿说,她知道大哥要回来,估计会乐坏了。”

超神大刀魔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