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3]003 血洗相府,一个不留

[3]003 血洗相府,一个不留

不,也不对,今儿个是成婚的日子,唉……怎一个乱字了得?闻人一鸣闻言,怔愣了。第一反应便是,我有孩子了?第二反应便是,孩子没有了?虽然他从未期待过能与云儿有孩子,可这毕竟是他的骨血。他陡然转身看向呆立在一旁的凤无忧,恨意滋生。若不是她来闹事,云儿就不会挡在他的身前,也就不会失去孩子,他第一个孩子。“而且……”太医又继续道:“新娘若是日后想要再有孕,怕是不易,若是好好调养,方能有三分希望。”闻人一鸣闻言握紧拳头,身上那原本云淡风轻的气息也陡然变得暴戾异常,他怒恨交加,这女人,就是这恶毒的女人毁了他的孩子。虽然他也没有料到云儿会有孕,可是那毕竟是他的孩子。思及此处,闻人一鸣当胸一掌将还在怔愣中的凤无忧拍飞,那一掌,他用上了自己十成的功力。凤无忧尚还沉浸在自己害了一条无辜的性命中无法自拔,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,身子便急速后退,直到撞在了庭院中的假山上才停了下来。她只觉得五脏六腑似是移位了,胸前的肋骨好像也断了一般,浑身剧烈的疼痛着,头上更是被一个小小的凸起撞的发懵,接着,她“呕”的一声吐了一大口鲜血,便失去了意识。在失去意识前,她看到的是闻人一鸣血红中带着滔天恨意的眼神。而不远处似乎传来母亲的声音,惊惧地唤着她:“忧儿……”还有一个声音清脆如黄莺出谷,却总是唧唧咋咋的像只麻雀,让她几次都想结果了她,却最终还是忍住的喜鹊带着哭腔的大叫:“公主……公主……”看见凤无忧颓然倒地,平日里与闻人一鸣交好,还没有离去的好友都是大惊。这下糟了,先不说无忧公主是皇上的外甥女,就是她那母亲,陈国的大长公主,皇上的亲妹妹,那可是极不好惹的主儿。果然,在凤无忧方一倒地,几道身影便掠到了凤无忧的面前。为首的赫然就是陈国的大长公主凤清幽,凤无忧的母亲。长公主双手颤抖着想要抚上凤无忧溅上血渍的脸颊,却终是作罢,只能哽咽着轻唤:“忧儿,忧儿。”喜鹊扑在凤无忧身边,声嘶力竭的哭泣着:“呜呜呜……公主,公主,公主你不能有事,你不能丢下喜鹊,呜呜……公主。”一旁刚为闻人一鸣新娶的侧室看诊的太医急忙上前为凤无忧诊治。长公主毕竟是长公主,她压制着心中的颤抖,转过身看着站在一旁的闻人一鸣冷然地道:“丞相大人好大的威风,本宫那皇帝兄长下旨为你和忧儿指婚不过数十日,丞相大人先是迫不及待的迎娶侧室,又重伤了本宫的忧儿。你是不愿意娶忧儿故意想要杀了她呢,还是因为一些其他的什么心思?若是丞相大人不给本宫一个交代,那可休怪本宫踏平了你这丞相府。”闻人一鸣现下恢复了往日的淡然,只是他唇角的笑意却是消失了,“长公主严重了,微臣只是因为公主下手害得臣妻小产,一时气怒下伤了公主。”“你的妻?”长公主冷笑,“你的妻子只能是忧儿,你哪儿来的妻?再说了,那女子竟然还未嫁人便先有孕,已是失德失贞。这等不知羞耻,名不正言不顺的女人,丞相大人好大的气度。”闻人一鸣眸光微暗,却是不做声。他方才是有些失去了理智,出手有些重了,可是他并不后悔。就在这时,太医苍老的声音颤抖着道:“公主,去了。”“什么?”长公主雍容冷厉的面容一僵,身形一晃,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,让她脑中瞬间一片空白。她唯一的女儿,她的忧儿,竟然就这么,没了?闻人一鸣也是身形一僵,他倒不是因为凤无忧的死而惋惜,而是凤无忧的死会让他有极大的麻烦。房顶上的莫凌霄和迦若此时也是一惊,他们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,凤无忧……死了?“喂,你看中的女人死了,你不下去看看她还有没有救?那个什么劳什子的太医一看就是庸医,肯定没有你医术高明。”迦若仔细看着莫凌霄的眼神,想要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。这个家伙,一张面巾遮住了表情,眼神又没有丝毫的变化,难道他真的对无忧公主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?不过看他冷眼目送无忧公主死去,倒是也有可能只是路过。不过……得有多刻意才能路过丞相府?“死了也就死了!”良久,清冷的声音才传来。“啧啧,真无情!”迦若温柔淡笑。这时,堂中异变再起。“哈哈哈……今日丞相大人新婚之喜,却是我长公主府之丧,有趣有趣……”长公主突然大笑,可是笑着笑着,一行清泪顺着她精致雍容的面颊滑落。“暗卫何在?”长公主突然暴喝,带着孤注一掷的狠绝。瞬间丞相府典雅悠然的院子里出现了数十道黑色的人影,齐齐跪下道:“在……”“血洗丞相府,一个……”长公主薄唇轻启,冷冷的吐出两个字:“不留。”闻人一鸣大惊,接着脸色瞬间暗沉:“长公主有些过分了吧!今日可是无忧公主先来寻衅,害云儿小产,就算这事到了大殿之上,长公主只怕也是没理的,如今更是以权势相压,公主当我丞相府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吗?”长公主的暗卫他早就有所耳闻,那是先帝留给长公主以护佑她的安全。长公主是先帝唯一的女儿,最得先帝宠爱,先帝留给她的都是最好的,这下,麻烦大了……看来一场恶战免不了了。只是他一动,那么暗中隐藏的那些个别有用心的人,一定会按耐不住,局势定会变得有些无法控制。他身后丞相府的护卫也早在无忧公主闹事后便聚集了起来,将暗卫团团围住,只是他们都只是普通的侍卫,哪里是这些浑身散发着血杀之气的暗卫的对手。只能强撑着不让自己退缩,免得落了自家丞相大人的面子。#####

Ps:书友们,我是楠木夭夭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公主复仇日常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