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770]844 图穷匕见

[770]844 图穷匕见

“是啊!”明珠公主忧心忡忡,“西岐王纵然是要彻查刺客,将国宴之上反水之人连根拔除,也没必要将驿馆围了起来不许进出,本宫很担心有人会借此做文章!”

点了点头,凤无忧道:“若是我们今日前去,西岐王接见我们倒是没什么奇怪的,可将我们拒之门外,就蹊跷的紧。”

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明珠公主问道。

“等!”凤无忧勾唇,似笑非笑的说了一个字。

“等?等什么?”明珠公主和苍烈澈不解。

凤无忧没有说话,秦长风眼底闪过一丝了然。

等什么,自然是等对方出招。

不管是谁下令将四国使团围了起来,都有其目的。

图穷匕见!

他们现在要等的就是对方将目的显露出来,再做应对。

“反正这几日无事,不如……我们结伴遍游都城如何?”突然,凤无忧提议道。

“啊?妹妹,都这种时候了,你怎么还有心思游玩?”明珠公主无语。

苍烈澈眼底闪过一丝兴味,来了些兴趣。

凤无忧耸耸肩,说:“左右无事,不游玩难不成天天在寨园里闷着?那可不成!”

说完,凤无忧诡谲一笑。

明珠公主不由遍体生寒,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无忧妹妹,这是又憋着什么坏呢?

在陈国皇城的时候,她便听说过不少无忧妹妹的事迹,整个皇城之中的人,最怕的就是无忧妹妹心血来潮遍游皇城,好多纨绔得了消息都闭门不出,生怕自己一个不心犯到了她的手里。

估计,又有人要倒霉了。

苍烈澈却邪肆一笑,明显的兴致满满。

这日子过的太无聊了,可不行啊!

于是乎,四人又喝了一阵茶,便提议去都城主街逛一逛。

原本繁华的主街此时很是冷情,大多数店铺都关着门,只有零星几家还开着,基本都是些米粮铺并一些卖杂货的,这些铺子都是百姓日常所需,纵然是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候,也没有关闭。

走在清冷的街上,凤无忧心中不由有些凝重。

西岐都城的主街,纵然是当年皇权更迭血流成河的时候,都没有这般萧条过。

如今的形势,还真是不妙。

“哎?你们是什么人?不知道都城戒严吗?瞎晃什么晃?心我把你们都抓回去严加审问。”突然,一队将士挡在了凤无忧几人面前,为首一人毫不客气地喝道。

其他将士们则严阵以待,似乎只有听到命令,便会直接动手。

凤无忧与秦长风对视一眼,问道:“相公,那人……再问我是谁?”

“嗯,确实!”秦长风点了点头。

在陈国,这种情况确实很少发生,兴许皇城的人不知道陈王长什么模样,但是都知道自家娘子的模样。

如今在西岐,倒是有眼色的人少了一些。

不过这次还不等凤无忧有反应,苍烈澈却当先走了出来。

他斜斜挑眉,说:“哎?你子在跟我们说话?”

“说谁子呢?老子是你大爷!”那将士明显心情有些不好,对上苍烈澈那是也一点都不客气。

“噗!”凤无忧和明珠公主忍不住笑出声来,就是秦长风的眼底都有着些许笑意。

苍烈澈也忍不住笑了,回了一句:“我大爷已经……死了!”

最后两个字话音落下,苍烈澈直接一脚朝着那将士踹了过去。

“砰”的一声后,那将士直接被苍烈澈踩在了脚下。

脸朝地,那将士翻了个白眼便晕了过去。

“刷!”

其他将士直接拔剑,将苍烈澈围了起来,看样子便想直接动手。

“都干什么呢?”突然,一道冷喝响了起来,紧接着便是“哒哒”的马蹄声。

“薛大人!”见到来人,将士们立马齐声喝道。

原来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城卫军指挥使薛平,也是林清茗曾经的手下。

凤无忧挑眉,薛平看样子似乎并没有受国宴刺客的影响!

“太子殿下,无忧公主,明珠公主,睿王!”薛平看到四人顿时一惊,不由翻身下马抱拳行礼,道:“您四位怎么在这里?城里戒严乱的紧,您四位若是不心被冲撞了,谁都担待不起!”

苍烈澈咧嘴一笑:“本太子已经被冲撞了,这事谁能担负的起责任?”

说着,苍烈澈脚下用力,已经晕过去的将士不由发出痛哼,不过并未清醒过来。

薛平一看,脸色顿时绿了。

“这……”心如电转,薛平立马冲着那队将士喝道:“瞪大你们的狗眼仔细看清楚,眼前这四位是你们能得罪的起的?丢人现眼的东西,回去一人领十军棍!”

此言一出,那队将士们顿时脸如菜色。

不过他们对凤无忧几人依旧没有多少恭敬,他们纵然身份地位较高,可又不是西岐的太子公主,不过都是外来人罢了。

然而,他们却没有想到一点,纵然眼前这几位不是西岐的太子公主,可想要一个将士的命,还是很简单。

“十军棍?”苍烈澈嗤笑出声,“原来这边是西岐的待客之道,一个的将士就敢给本太子当大爷,啧啧……这话西岐王都不敢说呢!”

说着,苍烈澈一脚踏在将士的肋骨上。

“咔嚓”几声轻响,那将士的肋骨全部断了。

“啊!”惨叫一声,那将士直接疼醒了。

待看清眼前的情况,他恨不得再次昏死过去。

娘哟!

怎么薛大人在方才那人面前这般低声下气?他要被打死了,薛大人都不低头看他一眼?

“薛……薛大人!”面色苍白,将士嘴唇颤抖唤道。

此时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疼痛多一些,还是惊恐多一些。

薛平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将士,眼底有着薄怒。

“不成器的东西!”薛平怒斥一声,恨不得再给他补一脚。

旋即,薛平看向苍烈澈,拱手道:“太子殿下,这子惹了您,不过如今也被您重伤,您可否……宽宏大量饶他一命?”

公主复仇日常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